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五章 怎么可能记得
    很多时候,秦纵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细心的人——他当然不是,因为任何一个细心的人都不会大意到忽略周围人的眼光。

     当他意识到这点,蓦然回首时,视野迎上黑暗幽深。

     巨大的阴影矗立在眼前,蕴含着极尽危险的气息,压抑住他所有感官,光线只能从轮廓边际透出一点,稍稍提供了一两点可视度。

     但也就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他开始抬头,恰好一阵红光射来,映出眼前的金属表面,光洁、冷硬,流动着赤红色辉泽。

     硬体构件……?

     注意力停留在思考之间,但大部分还是随着视线往上,那里是红光的源头,也是他脖子弯曲的极限……在那里,秦纵看到了两团乍眼的红光。

     准确来说,是泛着红光的两个机载型战术监视器。若从通俗角度出发,亦可以称之为:机器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 红色一吐一收,敛去那种摄人的光芒,隐没成暗红的倒三角形悬挂在上,巨大的阴影开始活动起来。

     俨如山体倾倒……

 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”“啊——啊——”

     数响尖声拉开帷幕,人们这才留意到不远处还有别的恐怖身影存在,三三两两点缀在视野范围。

     不知道哪里发出惨叫,嘶哑着歇斯底里的凄厉,回荡在汹涌空气中尤为凸显,听得人心底一寒。

     然后是第二声、第三声……

     各式惨嚎交织缠绕,聒噪着、挑乱着神经,恐惧、压抑的气息不知不觉布满空间,仿佛绕过无数人的颈脖,在上空中勾勒出……死神的轮廓……

     死神降临了,福地祸成修罗场。

     这几乎是单方面的屠杀,机械军团的攻势每一下落实,都会带走大片生命,连临终前嘶叫都成了少数。

     炮火光一乍一闪,声音震耳欲聋中,连地面也禁不住晃动了起来,四面浓烟将视野染得惨白,空气中夹杂着一阵淡淡的焦肉味。

     这是个梦吧?秦纵心里想。

     当硕大的机械臂从他身体穿过时,他肯定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 机械巨人迅速穿过了他的身体,像没有看到、碰到他似的。身后传来惨烈的“啊~”一声,鲜红色块状物从他眼前纷纷掉下,不知道属于原主人的哪一部分。

     有了前几次类似的经历,秦纵已经不会过于慌乱了,强迫自己放下主观情绪,他冷静地观察着所在的世界。

     入眼处除了硝烟,就是在游戈扫荡着的道道红光,所到之处偶尔会炸开一声巨响,突现出的火光刹间吞没烟尘,“呼~”一声席卷消散,余光中只有那具巨大、冷硬的身影逐渐谙淡。

     又一盏生命火花的消亡……

     秦纵无目的地走着,耳边传来的哀嚎声越来越少,地震、火光的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。他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奇怪的是:每当他主动或被动地想要接近那些机械单位时,对方总会预先回避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“要是能飞起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不合理的念头刚起,他就感觉到视野在升高,同时双脚一轻,平日那种被钉在地面的感觉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四面八方不断传来的斥力,仿佛只要角度得当,就能被弹到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 这时候离地面已经很远了,刚才停留的地方缩成操场般大,但他还在上升,不断有景物纳入他眼中然后变小,不同的人、不同的风貌,却都陷入在同一场战火中。

     身体还在升高,他能看到更远的远方,那是一片蔚蓝色的边际线,无数耀眼的亮光不断在闪烁,哪怕以他这个距离都能感受到骇人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 这个星球要毁了!

     这是秦纵的第一个念头,第二个念头是马上终止它们,他不想面证这种悲剧,即使是在梦里。

     几分钟前,他心怀着“飞起来”这样的想法,结果真的飞了起来,那是堪称奇迹的、极不可思议的一件事,令让他敢断言自己所处虚幻。

     而几分钟后,他心里想的是“停下来”“不要毁了它”,结果又会如何呢?

     结果是:他真的处在梦中。

     并且,是处在自己可以随意掌控的梦中……

     秦纵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那仿佛时光冻结的场景,过了好一会才从中脱离出来,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视野还在缩小——他仍在升空中。

     身上的推力遍布每一寸肌肉、每一条纤维,将他不断地往上推,而又感受不到多少压强。

     这就是飞翔吗?

     不,飞翔是空气流体动力,而不是以这种神秘的方式。

     这是……重力场。

     秦纵了解过的所有重力场,都是以某个区域或地点产生的超/失重区间,没有哪个是可以直接加诸在人体身上的。

     不过只要想起这是梦境,一切都变得吝于考究。

     奇怪的是,他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用这种方法飞翔,凭着直觉作了些微小的调整,看似并没有动作的身体,却在上升中缓缓减速,直到悬浮于半空中。

     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双手,期间身体向左晃了一下,秦纵“咦”了一下,再做了一遍刚才的动作,果然身子又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 “哈哈~哈哈哈~”

     他乐呵呵傻笑着,像个贪玩的孩童一样,不住地活动四肢,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凌乱的轨迹,折腾了好久才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 “这样的话,向前就应该是……这样。”

     话音未落,身影“刷”一下消失,向着目力尽头处那蓝色的半环飞去,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快、要突然。

 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 只有那回荡着远去的尖叫表明:他本人也是猝不及防的……

     ......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彪机党对速度的热爱,更何况是毫无束缚地翱翔在空中。

     黑市中有一种设备,是在一个反重力区间进行的飞翔模拟,人戴着全息头盔,四周的设备模拟物理交互,用一种廉价的方式体验到只身飞翔。

     这也是部队新兵的必经之路,在纯意识交流式的特训前,以确保肌体记忆与意识记忆的无隙配合。

     比起黑市的那些,自己这番经历够离奇了吧?

 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 飞行中的秦纵猛然一顿,僵硬的身体随惯性拖出长长的距离,他双手无力举起,瞪大的眼睛满是惊愕。

     黑市……禁地……刑场……这些……

     怎么会……怎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 黑市的记忆,本该删除的数据,怎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 怎么可能再记得?

     就算这是梦里,就算有种种神奇,但不存在脑海的这些……

     怎么可能会记得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