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八章 你也可以化成光
    凌空的海鸟突然一抖,猛地拍打着翅膀转着圈,一边向四周发出尖叫,一边扑腾扑腾地反向飞走,就像前面有什么可怕至极的怪物般。

     “噗噗”“噗噗”“噗噗”

     不断有其他海鸟窜入高空,成群结队地朝一个反向飞去,甚至连羽翼稀薄的雏鸟都有,一时间整片天空都是翅膀。

     海面之下,巨大的阴影缓缓移动,与飞鸟的方向一致,看上去这就是造成鸟群反常的元凶,但细看之下,却又发现了一些端倪——这竟是一丛鱼群!

     如此多的海鱼朝一个方向游动,使大海就像是泼了层墨蓝色。

     是什么原因,可以做到让海鸟群飞,万鳍集走?

     “沙沙”声音响起,越来越大、越来越急促,树木齐簇簇摇摆着,好像要将世界也磨消掉。

     海面开始泛起波纹,渐渐地愈发剧烈、愈发不可收拾,波纹也变成波浪,抛起的水珠一颗颗倒悬挂上空中,如一袭袭刚串起的珠帘。

     整个世界都震动了起来,包括那风,包括那云,包括那海……一切都颠簸着、晃动着。

     “哗!!!”

     白色的浪际线猛地拔高,铺天盖地倾覆下来,完全没留任何喘息时间……在那白花花的浪头后面,激流波涛汹涌,迂洄环绕,无时无刻不在互相排挤……

     这样的景象只持续了几秒,便被突如其来的强风尽数打散、分裂,然后银光一闪,迅速接管了这片破碎的天地……

     整个过程仅有短短几十秒,却几乎崩碎了整片大陆,若从高空俯瞰,定能清晰看到一个史无前例的大洞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经历过一阵死人的寂静后,空气开始迴卷,“呼呼”声此起彼伏,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的响动。

     经过爆炸洗礼的范围内,包括空中、地上、地下,所有的物质存在都消失了,只留下中心区域内一小块土地,孤零零地树立在无底深渊中。

     秦纵就在这寸土地之内,悬浮在离地十几公分处,双手抱胸,看着眼前不远的身影。

     那是具强健的躯干,全身几乎一半的部位被机械占据,半跪在地上,右拳紧紧抵在地上,看不出到底是义体人还是智能机械。

     但无论对方是谁,这种人体/机械的交叉组合——血肉中突然冒出一点金属部分,都拉起了他的十二分警觉。

     更何况这个人还出现在爆炸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 四周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虚无,蔚蓝的天空真正的做到了万里无云,置身于这小小的平台上,耳边风声呼啸,仿佛这世界上就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 秦纵没有动,只是静静等待,身体随气流轻轻浮动,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身影上。

     对方也没有动,甚至都没透露一丝活动的痕迹,宛如一死物。

     但秦纵知道对方也在观察他。

     说不上缘由,但他就是知道,他的感觉向来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 但这次好像有些不同,他已经等了足足二十分钟,映在头盔头盔内的时钟已经跳了一千二百零四下,乱流也已经拂过七十六次,将他摇动了七十六次。

     他知道他心乱了,一个冷静的人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去数乱流的。

     而对方自始至终,都没有表露过什么。

     从这一点上看,他已经败了。

     就在秦纵这样想的时候,仿佛看见对面的身躯微微一颤,一瞬间福至心灵,全力向上一纵。

     他几乎是被重力反弹出去的,头下脚上,整副身躯被挤压成一个惊人的弧度,银色的能量就在鼻尖擦过,隔着头盔都能感到阵阵炽热。

     逃过一劫,秦纵迅速便反应过来,身体还来不及翻转就已换了几个方位,一边撤离一边调整身姿。

     到他稳立半空、作好反击准备时,几乎已经绕了三个圈,躲过了数次致命的攻击。

     他的感觉,向来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 攻击他的人,自然就是刚才半跪在地上的半机械生命——他不愿意称这样的个体为同类。

     这个生命体此时正飘在半空中,一双暗红色的眼望过来,两人隔着小小的平台,下方就是无底深渊,再次对峙着。

     没有再间隔二十分钟,当第一丝风刚刚聚起的时候,蓦地光芒一闪,空气陡然紊乱,无力丝散。

     两人互相对换了位置,却依然是一动不动,姿势形态都没有变过,好像原本就在那一样。

     中间的平台却被拦腰斩断,缓缓下滑,“轰”一声掉落。

     天地间只剩下两人隔空对望。

     机械生命体没有使用装备,仅凭自身的力量浮在半空,倒不如说:他本身就是件顶级的军工装备。

     看到对方身上有银色粒子不断散发,秦纵也提高功率,身上慢慢泛起蓝光,一粒粒蓝白相间的光粒从间隙处泄露出来。

     这是能机满载的象征。

     “刷”“刷”

     两道身影几乎是同时动作,化成两道光冲天而起,你追我赶,时不时碰撞一下,又马上分开,双方转个角后再次相交。

     两道光越来越快,越来越亮,交汇得也越来越频繁,往往一道未消失,下一道痕迹又出现,然后某处爆出一阵刺眼的光芒,另一边的空中又出现一道或银色或蓝色的痕迹……

     仿佛是两把极快极亮的刀,一遍又一遍地划过蔚蓝天空,时不时交锋,便又是一次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 虚空中已经没有一丝完整的载体了,所有一切,包括那空气都是紊乱的、无序的、零碎的。

     “碰!!!”

     最后一次惊雷尤其响亮,漫天璀璨蓦地一收,化成一银一蓝两道光急速下落。

     蓝光在前,银光在后,由高空直线扎入虚无,穿过层层灰蒙蒙的遮障物,地平线已经隐约可见,不断有海水涌入天坑,将失去的部分填充回来。

     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近,蓝光也表现得愈加不稳定,开始作微小幅度的摇摆,但后方的追兵却没有任何变化,仍然是那般平稳、冷酷地步步杀近……

     “哗!”“哗!”

     海水湍急地涌进来,“啪!”地撞在一起,绽放出一朵白花花的浪,然后伸展拉平,彻底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 天坑里到处都是这样的景象,灰蒙蒙的天空一片黯然,地平线——不,海岸线,海岸线比之那虚无的天空,也仅是能看清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 没有蓝天,没有白云,没有陆地,没有海鸟,更没有生灵,无法想象这样的一片汪洋大海,在半个小时前还是文明都市。

     意味总是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 例如,迷蒙一片的天上,突然一道蓝光破开空间,轰然而至。

     秦纵…

     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