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五章 天国之门
    “指我,也指秦纵,我们共用同一个意识。”

     “秦纵”裂开嘴笑了,用独臂点了点脑袋,鲜血在头盔上留下赤色印记:“我是支持离线活动的克隆人,只需要输入一段记忆到电子脑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现在所说的,也是秦纵故意留下的的信息…是吧?”

     克隆人点了点头,差点因为不平衡而摔倒,但他稳住了,勉强保持站姿,鲜血染红了大半个身体。

     “他人呢?”丰靖年问。

     “不知道,在遇到你之后,他就撤销控制了。”克隆人摇了摇头,终于再撑不下去,身子一弯,右手撑在膝盖上,仍然不肯跌倒。

     他大口喘着气,颤抖得越来越厉害,如果能看清里面的脸的话,恐怕是一片苍白。

     “帮我解脱吧,丰先生。”

     帮我解脱吧,简单的五个字,也许读出来还很顺口、很轻松,但他包含的意义,却无比沉重。

     丰靖年不是第一次见克隆人,相反还见得不少,经由他手的克隆人案件,就远比一整营的士兵还要多,但没有一个,比眼前这个富有人性。

     如果不是从他身上没扫描到身份芯片,他几乎就认定这是百分百的新星人,而对方肯撤掉屏蔽装置让他扫描,也是为了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 但就算他是克隆人,难道对生命,就没有一丝留恋?

     仿佛看穿丰靖年在犹豫什么,克隆人抬起头看着他,勉强撑起笑容:“我不是刚刚启动的,在此之前,应该服役过几十年,我有点忘了…“

     “秦先生说放我出来的时候,我真的很开心…但也知道现在的世界,容不下我们克隆人…我其实是想死的,但他让我帮他…帮他一个忙,作为自由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 “咳~咳~”

     身影一个踉跄,又勉强撑起来,鲜血从内部染红了面罩,他的伤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,但却使他的话语更加急促。

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之前遇到过什么,会有这么强的死亡执念,咳~咳…我也不在乎,最后的时光里,有秦先生将我作为人看待,就够了…”

     “咳~咳~”

     因咳嗽抖动的身体,突然间失去支撑倒下去,有只手扶住了他,几乎承载了他全部重量。

     “星星…”

     哪怕不用检测,丰靖年都知道他已失去了思考能力。克隆人无力地伸出手,半途中险些跌落,丰靖年扶住了它。

     “你跟他们一样,又不一样…但比不上秦先生…”似看着星空,似看着丰靖年,细小的声音仿佛下一刻就会断掉。

     “如果法姆有灵,不要再重复克隆人的悲剧了…”

     “滴——”

     “生命指数,归零。”

     星光轻柔洒下,映出了魁梧的背影,有身影靠着他,两人立在天地间夹杂的那层辉光。他的剑,安静地杵在一边,仿佛旧时代的墓碑。

     这一幕,持续了很久…

     直到有呼叫传来。

     “队长,发现窜逃目标,坐标355,266,3。二号小队正在追击。”

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 丰靖年召来飞行器,静静看了克隆人的尸身两秒,纵身跳上去,“呼“一声没了影。

     黑暗中,那逐渐暗淡的蓝色光芒,在破天大洞的星光指引下,仿佛圣子升华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“报告情况。”

     一瞬间,丰靖年就几乎抵达了现场,麻痹枪的光芒在视野最边亮起。

     “是,十分钟前,针对一号单位伪装套件的成分,调整出来的探测频谱,探测到轻微的反应,结果与目标的相似度为百分之九十七。”

     “发现他时,他正在进入地下线路,线路是‘盘古’系统的分支,完全屏蔽了所有探测。八分钟后,二号队伍在五公里外再次检测到他的身影,现已将他包围。”

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 很多时候,丰靖年都会感慨有这么一群手下,虽然与他的训练也脱不了干系,但人才,始终就是人才,这一点无可辩驳。

     不眼前就是目标所在的地点,可以清晰地看见蓝影人左右突击,意图甩开追捕。不远处,各种功能的障碍组成隔离带,就像一堵高墙。

     下方的追逐已经接近尾声,丰靖年没有非下去不可的必要,想起先前克隆人的肺腑之言,突然觉得有点消极。

     如果他不动,或者动得不那么厉害的话,自己一剑,是夺不了他性命的。

     但一切,对他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?他不过一心求死罢了。

     地面的包围圈越来越小,冲突也越来越剧烈,但对于装备精良的特遣队来说,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 两分钟后,机器人抬着不能动弹的蓝甲人出来,揭开了他的面罩……

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“不是目标!不是目标!”“集体靠拢——”

     骤然爆发的光芒,轻易穿透了特遣队的面罩,连军用的保护系统也隔绝不了,他们还来不及反应,就被晃得一阵眩晕,暂时失明了。

     只有丰靖年仍安然无恙,他看向地面那因超频过度而自燃的机器人,心中只有震惊——能用这种简朴的手法应对检测,就算说对方是科学院院长,他也相信。

     很显然,这次的对手有高超得有点过分,而他们在检查记忆的时候,居然都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 不,逻辑思维不属于记忆的一部分。一瞬间,丰靖年好像明白了什么,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亮光渐渐消逝,黑暗再次占据视野,眼角处,却又一丝微光,迟迟不肯散去。

     “队长,二号单位毁灭的地点,出现了‘七度空间’!”

     “糟糕!”

     飞行器嫣地一闪,丰靖年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上。

     无法知道在“盘古”撤销支援后,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开启“七度空间”,就同如他猜测不到秦纵之前的种种计策一样,这次的惊喜,来地那么突然。

     “有没有单位在附近!”

     “报告,没有,但最近的单位正在途中。”

     “发动远距离攻击。”

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脚下的飞行器发出不堪重负的“磁磁”声,偶尔有火花炸出,但丰靖年不管不顾,仍将动力继续提升。

     越来越近了,越来越近了…

     飞行器彻底报废的一刻,他终于看见了那扇门。同往常一样,神秘、洁净、美丽,使人充满期待感。

     就像天国之门,正向他张开怀抱的光翼。

     他蹬脚一跃,机甲上所有助力系统满载运行,协助他越来越近。而他前面有个人,缓缓穿过这扇门…

     也许,是星空为死去的克隆人,补一场仪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