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一章 借力
    一  “碰!!!”

     拳头重重砸到地上,留下深深的凹陷,范围内满是这样的痕迹。

     秦纵后撤一步,猛地闪身上前,稍一错开,巨拳与他擦肩而过,斜斜轰落地面上,第二击带着风声来临,雷霆般袭向他的面甲。

     作为装甲中最脆弱的一部分,哪怕是全荷载运行,也顶不了这样的一击。

     眼看拳头就要砸碎面甲,他速度不变,身形却陡然倾斜,以巨汉落地的手臂为支撑,顺势一倒,侧身压上去。

     惯性推着身体连续滚动,就像是轴轮上坡,眨眼就翻到了巨汉肩头,脑后的双臂上下交错,肌肉正由扩张慢慢收缩。

     隔着面罩,巨汉错愕的表情定格在那里,眼珠正转向这边。

     如果他有刀的话,对方已经死了,但即使有刀,这场战斗也绝不能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 再拖一会吧,秦纵心想。

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清脆的一声响,回荡在角斗场,此刻绝对是开场以来最大的反转,没人能想到这一连串的动作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 恍然间,一抹蓝色的身影浮现眼前,然后被一个荒谬的信息挤去:无等级战王被人散了耳光。

     观众席“哗”地一声沸腾了,无数人站立起来叫嚣痛骂、比中指、扔东西,他们接受不了下错注的结果,哪怕一点点苗条也不行。

     角斗场中,贴在巨汉脸上的手突然放开,一只巨拳猛地追上,却打了个空。身在空中的橙甲人去势一顿,身影划了个半圆倒回来,贴上巨汉背脊。

     对方这才发现搭在肩上的手臂。

     在角斗场上,对于那些身形巨大的、肌肉发达的人来说,背后绝对是命门之一。柔韧度不够的四肢弯不过来,攻击就无法落实上去,并且连甩开的力道都难以传递。

     巨汉踏着脚步胡乱晃动,尽量不让背上的人安稳下来。双手连番勾拳,却顾及对手反制而不敢用尽力,两人纠缠跨过了大半个角斗场。

     嫣地,巨汉高高跳起,半空中正面翻上,双手向后死死的抓着橙甲人,弯腰屈膝,用后背顶着他,重心朝下“呼”一声坠落。

     这一下,非死即残。

     如此高度,以他的体重,绝对能要命,观众们甚至听到星币划扣时的叮铃作响。

     后台中,男人无聊地撇开视线,显然,这样的结果他丝毫不觉得出奇,反倒是橙甲人能伤到己方,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 要知道,他的选手可是千挑万选培养出来的,实力甚至堪比上一阶级。

     看向一脸煞白的顾德,男人拍了拍他的肩,“有时候,不要拿自己不擅长的事物逞强。”

     对方身子一震,却还是强撑起架子,不服输的表现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 很好,这就是我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 男人微微勾起嘴角,又道:“实在困难的话,借您的场子用两天,这笔账就一笔勾销吧,贵店的情况似乎不太乐观。”

     “绝不。”顾德嘴里吐出两个字,紧握的拳头咯咯作响,低垂的头看不清表情。这让他更加高兴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。

     你也有今天。

     如果有人可以看到顾德的脸,一定会大吃一惊,这分明是按捺着激动,无比开心却又不得不强忍着的矛盾表现。

     他一抬头,脸上换了套神情,完全没有之前半点痕迹,变得激愤、羞怒、不甘,眼角甚至还泛起一两点水光……所谓变脸,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 “你敢不敢跟我赌。”

     顾德一伸手,手指几乎指上对方鼻尖,四处的眼光开始聚拢过来。

     “顾德先生,您太激动了…”

 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 刚踏出半步的男人摊摊手,无辜地笑了笑,眼见周围越来越多观众,心里更是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 “你赢了,我给你磕头,顺带赌场一个月的经营权。你输了,给我五十万星!”

     顾德真的疯了,所有人心里划过这样的想法。不过也是,尽心培养的战士被自己轻易打死,任谁也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 而且以橙甲人的战力来看,对方显然投入了大成本。

     男人心中大呼过瘾,但仍面带微笑地向给顾德“开解”,得到的是对方无比愤慨的眼神。

     好像他不同意,就是十恶不赦的坏蛋、混球。

     他看了看周围,得到的是观众们鼓励的眼神,心底涌起一丝同情:大家都叫我这么做啊,你还真是可怜…

     “无奈”地摇摇头,他草拟一份协议发了过去,顾德看也不看就拍下了,然后头也不回地看向角斗场。

     男人闭上光幕,脸上却是怎么忍都忍不住的笑意,几乎就要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呵呵,一会看你怎么死。

     他也转过脸,目视角斗中的两人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迎着几万人的目光,山一般的影子重重砸到地上,骨头折断、粉碎的“咔咔”声尤为刺耳,坐在前排的观众不禁一个激灵,着手摸上肩膀。

     “哗”一声,场面再度失控,只见到场中两人分开弹起,那橙甲人竟然完好无缺。

     全息投影回放着刚才的慢动作,在落地的前一瞬间,橙甲人不知怎样出力,使得大汉的身体微微倾斜,最先下地的,是硕大的肩膀。

     那肩膀的一角向下,脆弱的部位刚好卡在一个危险的角度,直接内陷折断,幸好他及时回护,用身体的其他部位分摊了部分力道,却也解除了对手的限制。

     橙甲人安然逃离,几乎垫着他的身体落地,但也受了不小的伤,手脚显现出不协调。

     大汉重新站起来,左边上肢几乎废了,远处是禁不住颤抖的橙甲人,几乎站定都有些困难,双脚不住地来回挪动。

     原来他是等着自己出破绽,好让他借力打力,大汉怒极反笑,狰狞的嘴角上,暗红的舌头来回舔抵。

     错过了一次,你不会再有机会了,眼神中布满野兽似的兴奋。

     看着遥遥对立的两人,全场几万观众不再喧哗,仿佛默认了他们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 某一刻,癫狂的巨汉踏步冲刺,身影一晃到了几十米开外,拳头已经抵达橙甲人胸口。

     速度比之前有增无减,竟丝毫不受身负重伤的影响。

     这一次,看你还怎么借力打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