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六章 另一山
    禁止一切任何形式的克隆人研究,无论出于什么理由,经发现者,一律判处死刑。克隆人作为严格限制项目,仅授权科学院、医学院小范围研究,任何第三方单位或企业/机构,都无权启动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《星球法案·第332条》

     星玑区的夜晚,只持续了六个小时,不算长,也不算短,或许是一觉睡醒,或许是数不清的产品,都可以看作是这段时间的意义。

     对于很多人来说,仅仅是迁移一小段时间,再搬回来罢了。

     当然,也有些被星空和天幕触动的学者,大发雅兴,在回归前就举办了几次交流会。

     但这也是少数中的少数,大部分人还停留在昨天的记忆,一旦复位,便自动续接起未完的工作,其他事,自有专业的去搞定。

     各司其职,这是属于新星人的自觉。

     属于天空的颜色逐渐回复,属于大地的机能慢慢运转,光明依旧,夜降前离去的载具洪流,又再度涌回来,一切开始切回正轨。

     围剿行动破坏的所有物品,早已修复还原,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,可能是某个家庭内少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 但并非就要屋主人咽下这口恶果,联盟会在查证核实后,给他们补偿相应的损失。可能某个丢失了闲置穿梭机的人家,还会因此而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 不久前,在隔离高墙消失以后,特遣队迅速地撤向瑶光区,而一分钟以后,没有任何通知,整个“七度空间”的系统突然停止,持续了一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 官方频道上报导这件事时,将矛头指向反联盟恐怖势力,包括之前的围剿。舆论在疏导民愤的同时,不忘强调文明大义,着眼未来云云。

     到最终,话题还是回到生产力上,新星人的凝聚力本就特别强,又有“红鸠号”的凯旋归来。比起盲目愤慨,为了舰队能够顺利出发,致力生产,不是更有意义吗?

     灾祸也有灾祸的好处,受到外界刺激的人,更容易取得进步。启平星因这次的风波,又收获了一份正向的力量。

     “星球是要发展的,这种选择,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 “但他们居然没有公开缉拿你,就有点出人意料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猜呢…”

     秦纵合上手中的书,看着窗外面,各种飞行器从天上交错来回,那个打穿视界的大洞,仿佛不曾存在过。

     路上有行人来来往往,偶尔会见到巧遇的学士,互相有礼貌地打招呼…那已经不是他能够出现的场合了。

     “那么,用掉我宝贵的傀儡人、以及一堆材料的秦先生,要怎样作出补偿呢?”有人递过来一杯热饮,手部以下藏在黑暗里,看不清他的具体面貌。

     “噢,差点忘了,还有制造‘七度空间’假象的能量球。”“那个才是最值钱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…”拎起杯耳,光线因窗帘的滑落而逐渐消失,秦纵身体微微前倾,闭上眼睛闻了闻,然后一脸陶醉地靠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 失去了光明,这里的黑暗也显得不那么极致,朦胧的景象渐渐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 只要有时间,总会慢慢适应的,他想。

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秦纵又把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 “嘶——拜托。”那人笑了,身影走动起来,好像这样才能证明他的不耐烦。他突然停下来,手指向这边:“这问题你问十多遍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在你愿意透露出什么之前,这个问题一直很新鲜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秦纵微笑着看向他,对方的气势瞬间熄灭了,无奈地摆摆手,边退后边道:“我说过的,我们很相似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对,但你为什么帮我。”

     “笃!”,有什么杵到地板里,很用力的那种。

 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…你…你真是……”黑影高举着手,颤动着,仿佛濒临喷发的火山,但却始终找不到一句抨击的话语。

     最后无奈地把手放下来,理了理领结,尽量将语气变平缓:“跟你说话真是累,我觉得我需要至少5000星的洗涤安慰,好弥补灵魂上的损伤。”

     “会有的。”秦纵放下杯子站起来,灯光在这一刻打开,照亮墙边那张因激动未完全褪去,从而有点歪曲的脸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“明天到达黑市,你会获得更高的回报,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不知道是是哪个字眼触动了对方心坎,墙边的人明显高兴了起来,哼着小曲踱起来,连插在地上的手杖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 深深地看了秦纵一眼,对方仍是轻松的笑着,他一转头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“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出行,有必要再检查一遍设备。”

     “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 门开了,又关上,秦纵抿了抿嘴,把目光投到窗边,蒸汽如丝,顺着微光飘到他鼻尖。

     小桌上,窗帘微卷,书页的一小半沐浴在光里,轻轻翻动,反射出流光溢彩。透过缝隙,静轨列车拖着长长的身体冲上天空。

     “有时候,我们不得不经历黑暗…”

     灯灭了,轻烟休止,卷帘静落,数息无声,这里再无半点人气。

     悬念就是无法预测下一刻会发生什么,当然对于秦纵的出逃来说,已经过了制造悬念的时机。

     但有谁又能想到,那“晚上”的一切,全部都是假的,包括罪犯利用“七度空间”逃离——这一看似确凿的事实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那只是有人在星玑区,扮作他的模样,从“七度空间”里出来罢了,只不过能屏蔽“盘古”检测这一点,是令到他也大吃一惊的。

     而这一切手段的拥有者,他暂时的室友先生,愈发让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 这一次的佣金,恐怕很难才能付得清。

     又是十八个小时。

     星玑区的意外的补助,在今天凌晨就已经发放下来,抚慰无辜的居民,有几家是损失比较惨重的,得到补助也最多。

     他们雇来机器人,按设计书上的模样修缮房屋,而不远处,他们邻居的房前,屋主人——可靠而极具人缘的顾德先生,正在准备他的飞行器。

     “嘿,顾先生~你要出门吗?”

     来自邻居的孩子跟他打招呼,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盯着飞行器,脸上装满了“好想要”的神情。

     又是一个有飞天梦的男孩,机厢里的秦纵笑了笑,躲回阴影里。

     “没错,孩子。”顾德放下手中的行李,机器人从他旁边飞过去,将打包好的东西吊到后舱。

     “我要去旅游一阵子了。”手里奇迹般地变出一个穿梭机模型,在小男孩崇拜的目光下递给他。

     “很快回来吗?”小孩兴奋地接过模型,抬起圆润的脑袋,双眼睁大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“对,很快。”

     手按在他头上,胡乱揉了一会,顾德拍了拍他的背,“走远点,飞行器要开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噢~”小男孩跳起来,一直跑到几十米的墙后,紧紧趴在转角处。

     飞行器无声动了起来,缓缓地往上升,地上的小孩追过来,拼命地在挥手,顾德笑了笑,隔着壁障朝他告别。

     流光一晃,很快没了影。

     “我现在想起来了,你那天也在失事的列车里,那个小孩也在。”

     顾德闻言,不以为然地耸耸肩:“记起来了,你做梦的事?”

     话毕,就感受到两道凌厉的目光,他仍不为所动,平静地看向对方。见顾德这种反应,秦纵压下心中的情绪,轻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 “这么说来,那其实也不算一场意外。”

     “没错,是我做的手脚,我说过…”他微微眯起眼,目光中蕴含着看不懂的情绪,毫不掩饰地盯着秦纵:“我们很相似。”

     “嘶——”秦纵吸了口气,转头不去看他,内心纠结了片刻,划过很多可能,但最终还是平静下来,不知不觉间,手心已蒙上一层水珠。

     顾德见他稳定情绪,赞许地看了一眼,然后回过头来,看着缓慢走动的地图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想问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“不想了。”秦纵摇摇头,目光灼灼地盯着他:“我们很相似,对吗?”

     “没错,哈哈~”

     飞行器“刷”一声掠过,从载具洪流中冲出,飞往不知哪个角落。

     开阳区,中腹。

     飞行器缓缓下降,停在没什么载具的托管所。开阳区是继星枢区之后,第二繁忙的大区,星球百分之八十的硬件产品都在这里加工、出产,同时也是交通管理重地。

     因此,没什么人会闲来无事跑到这里,毕竟怎么看这里都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。

     一落地,秦纵就有点忐忑地四处张望,直到确定没人发现时,才稍微放下警惕。

     “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?”“小偷。“

     顾德走了过来,将手里的两个包裹扔给他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 “好好做你的分内事,机器人。”

     秦纵左右拎起两个包,背上还有一个,里面的重量不轻,但还在接受范围之内,他挺起腰,跟上顾德的步伐。

     如果能够看到治安监控,看到秦纵在画面上身影的话,那通过数十种检测方法的图像,一定是个机器人。

     “幸运者顾德”,他的能力就是幸运,这一点经过无数次黑市赌场的考验,而在光明世界里,这种能力好像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 Ps.感谢书友1085207377的评论和推荐,在起点网页上没有显示,应该来自创世吧。顺便今天只有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