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三章 世界两侧的观影团
    装甲设计的初衷,是为了能让体力劳动者拥有更高的效率,更低的安全风险。而随着“盘古”系统的完善,这一目的变得不再有意义,它的用途也逐渐扩展开来,应用在其他方面,但多数会采用于娱乐方向。

     而机甲,从诞生时起,就被赋予了极高的厚望——战争,对应不同的战场,机甲有分为最轻型、轻型、重型、巨型四种,从地面到太空,从酷热到严寒,无论什么环境,都可以发挥出极强的战斗力。——————《从装甲到机甲,了解联盟的发展史》

     “目标出现,坐标277,377,2。”“目标出现,坐标366,449,2。”“目标出现,坐标375,244,5。”

     没人关心为什么同时出现三个目标,他们只要全部抓捕就行了,目标与目标同伙,享受的待遇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天空的巨幕一分为三,三个身影驰骋在黑夜里,最后一个驾驶穿梭机,眨眼就飞过大段的距离。

     大地上,因他们的突然行动,一队队人马有序离开,迂回包抄过去。

     三个人或许有一个是真的,或许只是调虎离山,但作好万全之策的他们,不在乎分一点兵去确认。

     只是无聊的苟延残喘罢了,没有谁,会质疑最后的结局。

     “范围仪器扫描对他们无效,无法确认身份,陆上与空中小队已出击,预计在五分钟内捕获,是否有进一步指令。”

     “没有,继续行动。”

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丰靖年滑动光幕,解除飞行器的速度限制,他身上已换上一层铠甲,整个人拔高了几分。一眼看去,浑钝、厚重、沉稳,却又不失灵活,配合一米多长的重剑,给人内敛而又压迫的力量感。

     军用最轻型机甲,显然是特别定制的,与秦纵之前穿的轻质装甲,完全是两个维度的存在,就算是军用装甲,也难以望其项背。

     装甲与机甲,从设计之初,就是天与地的差别。

     面甲轻扬,飞行器嫣地一震,巨大的推力骤然爆发,狂风肆虐中,空间内早看不到什么人影。

     天空之上,巨大的黑洞中,三幅画面仍在继续,其中两个已经被拉近到一个危险的距离,子弹的轨迹在他们身边划过,有部分打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 “磁”一声,是“盘古”两侧观众脑海中自动填上的音节,这范围极大的遮天光幕,恐怕吸引了不少围观者。

     仿佛知晓围剿军的走向,无论多精密的陷阱,无论多隐秘的埋伏,都被对方轻松避过,两方陆军被领着转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 对方的每一次转向,都像是深思熟虑,经过百般思量,完全不给人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 这种时候,最简单的破局手法只剩下一个——增派兵力。

 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参与到围捕的队伍越来越壮大,很多附近的设伏点将人手一抽再抽,各路小队长已经想要骂人了。

     这家伙平时肯定没少玩军棋!

     但愤怒归愤怒,将情绪与工作剥离,是每个军人的职业素养。

     他们并没有因为这样而稍乱阵脚,反而更加有序了,只是麻痹枪发出的光线流,更加密集了点。

     “命中一发。”

     远处突然跌倒的身影,反馈出这样的信号,电磁网、致晕光线、力场弹接连铺盖上去,将伏倒在地的目标死死定住。

     大部队迅速围上,逐渐缩小包围圈,机器带着装备人冲进去,不一会便拎起不省人事的目标,将他重重锁住抬出来。

     “队长,一号单位不是目标。”“重复一遍,一号单位不是目标。”

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丰靖年厚重的声音从外脑传来,小队长一扬手,聚集起的人迅速分开,继续之前布置的任务。

     天空中的光幕变成两个,原本就够大的影像范围,因有一方的退场,得以扩展出更大的范围。

     天幕下,追逐仍未结束。

     中了麻痹枪的二号单位,在踉跄几下后,继续奔跑,堪堪躲过了约束弹药,但他的帽子却被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 露出了毫无一丝肉的的面孔。

     “这家伙是机器人!大家换杀伤性武器。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“是!”“是!”

     纷飞的炮火中,二号单位慌不择路,跌进了特遣队之前布下的陷阱。一场烟火灿烂过后,只留下那滑稽变形的脑壳。

     “报告,原地检测结果为:目标歼灭。”

     “明白,各单位就地分散。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小队长接通外脑,“报告,二号单位是机器人,已经歼灭,是否有下一步指令?”

     “计划正常进行。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幽暗的大洞之上,只留下最后一幅画面,驾驶着穿梭机的蓝甲人,蛇形绕过一大圈,背后是艘艘坠落的特遣队飞行器,军人们在反重力装置下缓缓降落。

     突然画面一顿,高速飞行的穿梭机猛地一个急刹,巨大的惯性推着他扶摇前进,轨迹的最前方,好像有什么挡着。

     影像关闭前的最后一幕,沉稳与压迫充斥了整幅画面。

     那是副最轻型机甲,很少人知道他是谁,也很少人知道他的对手——蓝甲人是谁,但结局,从见到他开始,好像就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 无论光幕关不关闭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“真是…精彩呢…”萧歌赞道。

     “你的学生?”身边的老者笑了笑,看向对面的老戴,得到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 他已经换回原本的面容了,但即使这样,也显得非常年轻,哪怕有满头银丝。

     “我也知道刺杀时不是他的意愿,但很多时候,我说了不算,你明白吧?”

     “我明白...”老戴叹了口气,看向桌子上的影像:“但明白,有时比不明白艰难。”

     “老朋友,你变感性了。”朱允康仍是面含微笑,握着老戴的手,拍了拍:“或许我们可以想个办法,让事情变得简单。”

 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     水开了,机器人咕噜咕噜跑过来,头上的蒸汽衬得他十分可笑。这样的机器人,秦纵也有一只。

     有人拎起它装水的上半部分,片刻后屋里飘满茶香。

     “嘶——史前龙井。”

     朱允康吸了口气,气度雍容:“相信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会得到最好的解决方案。”

     在旧时代的记载里,餐桌,酒桌和茶桌,是很多结果的出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