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四章 第一朵浪
    他醒了!

     如同心灵感应,紧抱着头的于硕硕突然瞪大眼看向半空,眼前的画面让她脑中一震,不顾一切地想要冲上去,被身边的人死死拉着。

     她挣扎,敌不过几人合力。她叫喊,声音瞬间淹没在狂风里。

     到最后,精疲力尽,飞船在无声呜咽中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 风停了,有人过来跟她说了些什么,她只看见对方的嘴巴一张一合,兴奋无比的跳跃欢呼,带着一脸狂热跑远了去。

     于硕硕木然而冷漠地接受着一切,不知道要做何反应。眼前又是一阵无声的雀跃,跌宕起伏的人海线上,飞船队伍接二连三出发,载走一个个精神领袖。

     第一个人越过身旁,然后是第二个,第三个…所有人追逐远去的那些明灯,她再次沦为浪潮中孤立的礁石。

     眼前的江翻腾入海,擎起浪花,被卷过的高啸一荡而平,簇拥着去往视野尽头.

     潮汐漫过脚膝,偷走些许沙粒,船儿夭夭荡着身姿,悠悠然飘起,鼓胀的帆慢慢从夕阳下移开。海风渐平,越来越多的光填充进来,将视野照得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 冷清的广场上,清洁机器人有条不紊地来来回回,奇迹般的将一切还原到之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 大部队早就走了,余下的人三五成群,结成小队离开。

     可有人留意到,那失魂的女人被牵着手,领到不知何方。

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“错过了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 冲下车门的第一时间,男子大叫着张牙舞爪,熙熙攘攘的人流擦身而过,没人理这个突然神经质的家伙。胞弟的手拉住他,并传过来一段信息,他很不好气地瞄了两眼,嚎叫声曳然而止。

     列车无声启动,抛下两人呆呆地站在原地…

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详细分析面板上的数据,男人成熟的脸上写满认真,眉间的“川”字随动作轻微拉扯,外脑传来细小的提示声,他没有理,继续挖掘未探明的线索。

     两秒后,轻微的震动再次传来,打乱理他刚刚组织起的逻辑,在他还未来得及迁怒前,又来了第三道。

     也许发生了什么紧急状况!他赶紧在下一次提醒来到之前,示意外脑打开消息。

     电光噼啪的故障处,坐着的人持续坐着,久久未动。

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操作台前,老人控制着机械臂,有条不紊地进行风洗、打磨、浸泡、抛光、钻孔等工序,看着手下越来越接近预期的加工对象,动作越来越惬意。

     等等,哪来的钻孔?

     老人呆呆看着隔离室内残缺的文物,碎裂的心掉了一地。仿佛用尽一生的力气,他颤抖的双手慢慢举上额头,拍了自己一下。

     不远处,外脑终端拼了命地大声叫嚷——这是最高级别的呼叫,唯有身边最亲近的几人,才被他授予了这种权限。

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脚下是悬空万里,眼前有云烟轻卷,雾海微弥,墨绿的山峰隐含在内,时迎时拒。不知名的飞禽破空而来,又一头扎下,在白色云海上留下个显眼的窟窿。

     云层之上,窈窕的背影行走其中,为唯美意境添了分生气,一丝朝阳照耀到她头上,逐渐浸染到整片空间。

     紫气东来。

     光幕突然投影到她面前,结束了美轮美奂的演绎,所有光线同时消失,只留下透明光幕,及微蓝色光芒照亮的人,那眼眶有点红肿。

     倪舒儿微微一笑,带着苦涩,明眼人都能看出那种勉强。但她不在意,这次通话中的五个人,也没有谁会在意。

     气氛异常压抑,过了许久都不见一丝声响,仿佛空间就此冻结。

     “那么,你们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 某时某刻某人的某句话,成为打破冰封的锥子。

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星空是平衡的,总会用最奥妙的公式计算命运,总会用最极端的方式来彰显他的公平。既然有大难不死,就不会缺少乐极生悲。既然有人笑,就不会没人哭。

     哭的人至少有六个,笑的人不知其数,但郁结的也不少,很多人因为这短短几个小时,至少要连续工作两天。

     “又是他!”

     即使没有看到手下的表情,但丰靖年知道,他们肯定会有这种想法,因为哪怕是刻意压制的自己,也不免产生了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 如果没有之前废墟的一大摊手尾,他肯定会不带有情绪地处理一切,但最近引起最大争议的两件事,都与他有关,就不仅仅是巧合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 照现在看来,之前小队提供的那份看似合理的阐述,也有很多可推敲的地方。

     甚至于,完全是凭空捏造的。

     细想之下,简直太可怕了,如果这是场阴谋,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达到某些目的而策划的,那幕后的种种,稍一设想都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“控制住了吗?”

     沉淀思维,丰靖年接通私密频道,将假设暂时放置一旁。

     “报告,一切按计划照常进行,没有意外。”

     手下的回答让他稍微提起了警惕,两兄弟跟工程师还好说,教授跟大小姐就有点出乎意料了。但勉强也算是情理之中,丰靖年想了想,决定谨慎行事。

     “分别关押吧,暂时不要做多余动作。”

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 银幕上反复播放着当时场景,蓝色铠甲人光一般冲刺,他有着子弹般的速度,落叶般的轻盈,所有关卡在他面前都像透明一样,哪怕亿万种变化,都没有一种可以打到他。

     有什么,是可以跟得上“盘古”的运转速度吗?

     画面转到两方交锋,看似弱质渺小的那人,总能在最巧的时机、最刁钻的角度出手,将必死的局面扭转过来,那需要怎样的战斗经验啊?

 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 丰靖年一扬手,画面立即停下来,慢慢突出银幕,然后翻转过来,放大到他身边,仿佛一切都是在他眼前真实发生。

     丰靖年靠近蓝甲人,缓缓俯下身,仔细打量着。

     也许是周围物品太碍眼了,他将所有投影都撤销掉,只留下那副战甲奋勇的身姿,他把注意力放在对方双眼,死死盯着。

     就是这个!

     不知道发现了什么,丰靖年突然跳起来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偌大的空间,只剩下蓝色人影静静悬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