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三章 或梦
    最后一次交锋,几乎耗尽了他强制提起的所有气力。

     错开的机甲士兵从身边堪堪擦过,半空中,廻转的肩带动手臂,量子流划开道优美圆弧,中途炸开的电光点缀其间。

     还撑得住一击!

     心里自然而然得出答案,用小极又小的动作为肺部补充空气,视野中已经没有那种简化一切的黑白色了。他的刀仍在走,循着轨迹无比精确地挥向目标——劫丰。

     缓慢的画面中,时间走得异常缓慢,仿佛它也有意识,要完整经历过生命的全程。

     当视线透过刀背,与目标,三点一线碰在一起,目光对峙劫丰。没有预想中的冰寒彻骨,没有认知中的戾气肃杀,战意、杀意、迁怒、惊奇…这些,都没有。

     有的,只是谑笑,如曲尽求标志般的谑笑。

     没有恍惚,没有迟疑,刀锋依然势不可挡,甚至快了几分,他要劈下去,只要劈下去!

     面罩里传来量子信号的波动,直觉告诉他:脑后的威胁能夺去性命。但冲动却控制他,与他的手,将未完成的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 这欲望是如此强烈,强烈到霸占了全部意识,排挤掉任何非议的念头。

     “砍下去,你拯救的是整个星球。”

     沸腾的血液燃起无尽热量,填充至每一颗细胞,鼓动起澎湃的气劲,将其引导到面前这人身上。

     “乒!”

     折断的不只是刀,还有他的期待、他的希望。

     面前的暗红色铁面冷硬漠然,无声发出嘲笑,身后的攻击终于落实,传递过来的却不是疼痛。本该命中头部的一击,因他的易位,毫无悬念会斩断腰身。

     但双方接触,却传来了清脆的撞击交鸣。

     电流从背部放射而出,瞬间夺取了身体的行动权。视野中,画面模糊闪烁,几经变化后,舰长的面容清晰可辨。

     舰长?怎么会?

     看着手中的断刃,与舰长的手杖死死抵在一起,不断乍现的火花,告诉他时间还在运转。

     世界剥开了它的外壳,将现实于冰雪消融下和盘托出。着眼望去,寂静的人群围成山,化成海,层层团住中心两人,短兵相接的两人。

     东倒西歪的联盟军队、虎视眈眈的机甲士兵、奋不顾身的舰长亲卫队…

     狼藉一片的是眼下最贴切的形容词,想必那疮痍满目的场景也与他脱不了干系。他在糟糕的时间,糟糕的地点,做了最糟糕的事。

     秦纵还有余力撇开眼角,沿途碰上的都是镭射般的杀意。他不明白,前一秒还是劫丰的身影,怎么下一刻就变成了舰长?天空的战火纷飞战火,为何会在瞬间烟消云散?

     没能坚持到略有头绪,恶心与眩晕感再度涌上,脑子“嗡”地一下,他再坚持不下去,直直瘫倒。

     “秦纵——”

     是不是与世界相右的声音,都会显得无比嘹亮?

     女子的惊叫波不及任何人,充其量刺耳了点罢,在失控人民的愤怒叫吼前,连婴啼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 冲动的人潮涌向中央,毫无阻滞地突破重重护卫,将一地狼藉再狠狠地踏碎。

     浪潮中的唯一礁石,于硕硕被推挤着,不知要走向何方。她的视野被限制在几十公分,活动空间少得几乎没有,面前是脑袋,身后也是脑袋,仿佛陷入了脑袋的海洋。

     如果法姆真的有灵,或许在人群分开以后,会再现那热闹欢庆的景象:舰长与民同乐,声色并茂地讲述种种离奇愿景,场下欢呼掌声鸣动如雷,长哨短哨此起彼伏.

     而心挂的那人,向她微笑着伸出手,告诉她,一切都是特别节目。

     那样的话,一切心惊哪怕再来十倍,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 我们一生中,会有许多梦,或高远、或幼稚。有时候,短如一只手的距离,有时候,赔付终身也够不着。

     那种遗憾,有些被无情遗落在记不起的角落,有些束吊到最险峻的天边,而有些,成为自身不可分割的部分。

     因为梦碎,是会划出伤痕的。

     潮水慢了下来,领头的一批疯狂地叫嚷着、拍打着,却不能让机甲士兵退后半步。喧闹嘈杂声中,联盟将为数不多的兵力分散,于不同方驻成防线。舰长表现出极高的涵养,即使有过荒唐无比的一次刺杀,仍尽力想要抚慰暴动方,极力维持着秩序。

     人群中掀起一阵欢呼,士兵拉着押运车,拘束力场内是昏死睡去的蓝色铠甲,重力枷锁沉沉压在他身上,枯竭干涸的的伤口再度被染红。

     即使看不见,她也能在脑海里描绘出,那张脸是怎样的苍白,怎样的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 他怎么会有如此高的战斗力,连联盟出动几路机甲士兵都能突围,连场内种类繁多的防暴设施都捕捉不到,还将一切都破坏得如此彻底。

     这还是往日里那个吊儿郎当,却偶尔在关键时候可靠无比的同事吗?这还是那个时而调皮捣蛋惹人嫌,时而温文尔雅醉人心,却总是以君子动口不动手自居的滑头男子吗?

     无论脑内怎么处理,都无法使两副形象重合在一起,是他变了,还是她变了?

     无论谁变了,都绕不开眼前既定的事实。

     身边的热火逐渐降温,舰长浑厚的嗓音回荡在人群间,将理智拉回他们脑颅。有人开始冷静下来,提醒身边的同伴不要过于激动,局面开始回复有序。

     连受刺的主人公舰长先生都没有叫苦,还反过来安慰自己,那他们又有什么理由不顾一切?对比之下,产生的是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如果刚才俯瞰而下,见到的是风急浪涌,那现在就是云压草低,唯一相似的是,都有一个格格不入的存在。

     她很想冲上去,很想。心里早已来回了几百遍,脚下却纹丝不动,明明大家都在惭愧反思,明明距离算不上太远,明明没有理由,可以敌得过失去他的恐惧。

     狂风骤至,扰乱了她满头青丝,将思维稍稍错开。抬头看去,偌大的飞行器缓缓下降,压迫着气流四处流窜。

     力场将部分人吸了进去,缓缓上升的押运车中,蓝色铠甲人好像有了知觉,微微动了动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