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章 它敢啃四肢
    法姆,他是最仁慈的主,人类陷于火海的家园幸得神光临照,才保得余全。在法姆无边的仁爱下,我们顽强的先祖,携着人类最后的希望,穿过无垠星空,将生命之种播下。在无穷幽暗之地,点着种族延续的火苗,巍巍颤立。——《星尘赞礼》

     透过虚拟镜片,可以看到遗迹那充满沧桑感的颓象,历史的厚重感即使经过红外采集、逆向还原、光线补偿,再呈现到你面前,都不曾有半点损耗。

     一般来说,荒野旅途,没有补给的情况下总会能省则省,哪怕是他刚刚产生的小句感言,也是建立在勘察异状外的匆匆一撇上。

     “千年的历史里,只记载了发展。”

     “多愁善感的秦御参。”

     秦纵关掉外脑,摊了摊手:“我现在已经不是御参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改不了口的,大家都这样。”倪舒儿停下笔,那书页活了般缩卷回去,呈圆柱状,然后被塞进一支笔,强行摁短到只有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 “老戴的这支笔挺好玩的,就是容量小了点。”

     说话间,两人从车顶下来,其余人早已聚到一起。

     倪舒儿将“笔”塞进桌子的凹槽,光线晃了晃,遗迹的整幅地貌被投影出来,中间有几处画上了大大的标记。

     “正如大家所见。”

     老戴将立体图像放大到1:20,“短短一天里,已经目击到十三次原住民,还是在预定路线内。除去我们所见的,遗迹平原里,恐怕还有更多。”

     “当然,这种现象并非特别罕有,在勘察的过程中,我发现了件有趣的事。”

     画面定格到某个标记,然后放大,同时播放外脑录制的视频。

     那是队奇异的生物,比动物园展区的更为健壮,更机灵,也更具危险性。当然,危险性是相对而言,约等于“盘古”六分之一重力的启平星,趋生不出多强悍的生命体。

     它们此时正在交流,七对共十四条触须相互交织,随动作不住摇摆,用最安静的方式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 作为“原住民”中数量最庞大的种族,“迴形兽”全身上下无不体现出廉价二字。按平均的标准,头尾一米,高二十公分,浑身黑色,从颈背间拉出一张膜,将前半躯的毛盖住,连到前爪上,必要时还可以展开滑翔。

     与鼹鼠相似,它们的鼻子异常突出,却是没有耳朵的,这部分的功能分布到整个身体。与其他“原住民”不同的是,它们罕见地进化出了眼睛,用来接收和发射光谱。

     一眼看过去,你或许会觉得这东西没什么出奇,但如果你见到它为了抢夺食物咬得同伴支离破碎,为了生存将四肢剥下来啃食,就会感到头皮发麻,连想也不敢再想。

     比起它们能伸缩自如,迴形迂绕的本事,这种精神更为可怕。

     投影中,迴形兽结束了交流,将触须收起来,有序地离开。

     播放停止,弹出了几列研究报告,老戴把投影移到一边,环视众人:“大家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 “报告上都有了。”傅远山看着全息投影:“什么东西可以让迴形兽放弃五米外的食物?”

     “生命威胁。”黄家良答道,一旁的黄家明摇摇头:“不,迴形兽没有逃生前开会的习性,也没有那个智商。”

     “也许我们该这么看!”

     所有人把目光聚焦到说话到倪舒儿身上,她微微一笑,手指点了点,播放出另一段视频,同时将之前的录像重播一遍

     两幅画面,主角都是金字塔底层的迴形兽,左边的是生态实录,右边的是秦纵拍下的,众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只有带着疑惑看下去。

     “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 画面一顿,又以慢镜头循环重放起来,倪舒儿指着其中一处说:“这一只的爪有磨损,明显可以分辨出蜕换的痕迹,鬃毛直立,鼻子翘得很高,是洞穴居住才有的特征,而那一只——“

     画面聚焦到其中一只迴形兽,“它的感光器官较大,毛也比别的顺,背膜色浅,躯干略扁平,是习惯滑翔奔走的类型。”

 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老戴习惯性地想摸眼镜,被有机面罩挡住了手:“但附近地质平实,没有它们偏好的环境。“

     “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,我也想不明白。“

     秦纵将投影拉到跟前,仔细琢磨起来,不时切换角度。

     “刚才我就觉得奇怪了,你们看。“

     他将两幅相视频叠到一起,减速播放,其中的两只迴形兽被放大,同时抖了抖,在特意锐化的效果下显得有点滑稽,但没人会在意,他们的视线随着两幅画面的分离,越发明亮。

     “这是…爱干净的迴形兽?”

     “它的毛色过于光泽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抖落的灰尘也有问题,一般迴形兽是不会触碰干沙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止这样,你们留意它的动作。”众人仔细瞧了一会,都疑惑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 秦纵找到一段资料,投影上去,“这个表现,与研究里的的情况很相似,是数世纪前生物学家探讨模拟脑波可行性时做过的实验。你们看,双方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 画面又放大了些,着重播放那几个标记点,在某一刻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这个时间点前,它们还是毫无规律的状态,但之后,明显发生了变化。例如动作,比仿生机器人也不遑多让,标准得过分。“

     “你是说,它们被人操控了。“傅远山总结道。

     “不排除这个可能,毕竟它们有太多人为痕迹,只是这么一来,未免有些大材小用的感觉。“

     “做这些,有什么意义吗?“倪舒儿问。

     “很难想像。”老戴分析着数据:“没有任何量子信号,也没有暴露的行为,是什么原因,可以让人把这种科技用到生物底层的迴形兽上,它的构造可是很有研究难度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。“

     场中沉默了片刻,黄家明先开了口:“我觉得…没必要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 “对,首要目的是遗迹。”两兄弟向来是一条心,黄家良也当即表态:“这种程度的科技实力,手法连老戴都看不出来,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了。”

     傅远山点了点头:“同意,安全为上,我们留意好会不会变糟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对,回去报告联盟吧。”

     倪舒儿说完,将目光转向秦纵,其他人的视线也集中到未表态的两人。

     与刚察觉到不对的老戴对望一眼,秦纵苦笑着摊摊手:“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好,留意变化,不要干扰它们。”

     投影相继熄灭,关于遗迹平原的异状,暂告一段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