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二章 时光回溯
    “白痴。”

     看着秦纵撞进扭曲洪流中,曲尽求翻了个白眼,不知道是骂对方找死的行为,还是另有所指

     “等劫丰过来,这里大概已经夷为平地了,浪费我一个熵能球。”

     一眼扫过倒地的众人,曲尽求漠然走开,将防护硬体一一解放,原地支起了个多面体帐篷,把他纳入在内。

     显然,他没看见老戴身边的光,事实上,四处皆白的情况下,又有谁会留意到呢?

     就在这时,星核开始传来响动。

     按照他的设想,星核应该会在五秒后停止异动,运气不好的话,或许就直接熄灭了。

     “总比死了好,要是废了的话,残骸也应该有点价值。”尽管圣典上关于星核的记载过于神化,就曲尽求看来,不过是当时科技薄弱罢了。

     仅仅是超前一点的技术,如果不是研究需要,随时可以毁灭掉,他有绝对的把握相信,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 但这次他算错了,命运之河泛起潮汐,无论你多么聪明,都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 异动减缓下来了,却依然暴烈,看不出半点崩溃的痕迹,曲尽求在心里重新推演,短短一分钟内,就已经算过三遍。

     每一遍,都没有导致失败的缺陷。

     察觉到星核渐渐温和,曲尽求探出头来,望向光源地。

     白炽一片中,看不见已碎成一地的试验台,也看不见那勇于赴死的男人,更看不见藏于秦纵脑海中的次元。

     “很高兴认识你,审星者。”

     还是那片幽黑空间,还是那颗蔚蓝色的美丽星球,不同的是,眼前多了位老者。

     “之前为了检测你的染色体,我们实施不少手段,对此,深表歉意。“

     与他教授般的外表相符,他的语言同样得体,这让秦纵稍微安下心。

     “你们?”

     看到对方还能认真跟自己谈话,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,我们。”

     他指了指缓缓移动的蓝色星球。

     “那是‘乌兰特’吗?”

     老者微愕了数毫秒,算是间接给了秦纵答案,但他仍不死心,想接着追问,被对方以手势阻止了。

     “尊敬的审星者,您的问题,需要自己去寻找答案。“

     “而眼下,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尽快拥有宇宙航行的能力,当您跨出这片星系,整个宇宙都会为您欢呼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是审星者?”

     到现在秦纵才惊觉老者对他的称呼,但对方眨了眨眼睛,仿佛瞬间失去灵魂,丢掉了对外反应的能力。

     秦纵看着他,就像面对的是一个机器人。

     “不…不…回来!”

     搭上老者的肩膀,使劲地摇晃着,对方疑惑地看着他,仿佛不知道怎么去应对这种情况,一双眼睛内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 更像机器人了!

     他猛地抬头,看着上空廻转的星球大吼:“我该怎么做——”

     回音萦绕,这空间里居然还有回音?

     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如同上次一样,星球发出白光,照得他咪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再睁开时,看见星核悬在眼前,上下浮动,他猛地想起自己的任务,就是要毁掉这个东西,换来队员们的生命啊!

     没有一丝犹豫,秦纵激活熵能球,丢到星核下方,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 “轰!!!”

     巨大的声响咆哮,瞬间震碎了周边一切,所有可见的物体转眼间湮灭,连那厚重的岩壁也撑不过两毫秒。

     秦纵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身体逐渐汽化,那痛楚仿佛放慢了数倍,要他一寸一寸地体会。

     痛苦使他咬着牙,几乎把唇给咬烂了,但他仍强撑起最后一丝力气,望向后方。

     他希望,一切真如曲尽求所讲,队员与他安全离去。

     一瞬间,他想起很多事,十一岁时天真地以为只要努力就可以当上船长;第一次飙机时差点撞到的那老头;无数次被自己气走后又忍不住跑回来的美丽同事;不厌其烦帮自己修理那撞得稀巴烂的穿梭机,每次都叫自己找个配偶的死党;一次次陪自己度过患难的可爱女队员……

     还有远山、家明、家良、托管所大叔、服务区小妹……

     甚至于那讨人厌的肥胖上司,都不曾遗漏。

     直到…他看见快速远离的两道背影,以及……遍地的队员尸体。

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 热血瞬间冲上大脑,秦纵双眼变得猩红。

     他很想扑过去,将两个卑鄙小人撕碎、一拳拳地砸成粉末,再包成沙包时刻抽打。

     但肌肉上的痛楚告诉他,哪怕悔恨,也持续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 是自己,害死了他们。

     是自己,放走了歹人。

     是自己,生生断了所有人的希望。

     自责、愧疚、不甘、愤怒,填满了他的内心,但死神之镰,已悄然挥下。

     泪水扭曲的视线中,远离的两人仿佛站住了,他眨了眨眼,再次确认一遍。

     没错,他们定住了。

     不单指他们,光线、碎石、量子…所有存在的事物,都一动不动,就像是时间静止。

     痛觉不再传来,他一回头,看见自己只剩下四分之一的身体,胃中顿时翻滚起来,如果他还有胃的话。

     莫名其妙间,他把目光落到星核上,却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空间里那老者的虚影,正浮在上方,以一种十分复杂的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 在这种目光下,不知道为什么,秦纵产生了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在心里想过很多遍,却连半点头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 “哎~”

     一声叹,随着老者的消失传到耳边,那愧疚的情绪更浓了,他无法从这种状态中出来,直到眼前的光线,恢复流动。

     痛感再次霸占全部神经,却不是预想中的由下而上。

     那折磨人的酷刑,从他的肩膀开始,逐步往下,他看见自己的身体渐渐修复,挥发出的气体不断回涌,重新变成他躯干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他抬起头,看见两个人倒退回来,那拿刀的一方与曲尽求分开,瞬间掠过倒地的人身旁,鲜血从地上飞起,箭一般射回各自颈脖间,戴刀的男人回到原地,与曲尽求对话几句,倒退出去。

     时光倒流?

     画面一顿,好像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流速,秦纵看着手里的熵能球,一时无解。

     他回过头,看见曲尽求撑起的硬体,心里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 是不是,在过片刻,就有人从外面进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