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一章 大地之星
    许多事情,都是互相关联的,例如圣地东缘的蝴蝶轻抖了下翅膀,便能引起狂风纵横西部。

     目前看来曲尽求做了次这样的蝴蝶,将原本并无交集的两条线打乱,纠缠到一起。

     一条线,从天而降;一条线,背地而生。

     时间就定格在双方交汇的那一刻,爆发的能量还在彭发,半透的光罩还在消化,一颗颗碎石,漂浮于力场上方。

     俨然一副天外飞仙。

     星核闪烁,时间开始流动,无序的能量从这一刻开始,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 无暇理会漂浮着的那几人,曲尽求一挥手,下了道格杀令。

     如果有东西突然出现,打了你一个措手不及的话,怎么办?

     很简单,让他消失。

     疯子往往有些特异之处,这一点连带影响了他的手下,毕竟不是谁都时刻装备着实弹枪的。

     当然,并非他们灵活变通,而是与上一次能量失控有关,那一次,幸存者不到千人……

     而残余部队,由曲尽求亲自勒令处死。

     光凭这一理由,就足够他们带上整整一厢的实弹装备,并保养妥当准备随时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 子弹在力场的作用下不断损耗动能,像在慢动作下观看全息电影,当一枚枚金属弹头穿过护罩,碰到发掘队员站立的碎石,马上又弹了回去——它们连最外层都射不穿。

     力场中的轰炸仍持续着,由于能量阻止了粒子通讯,曲尽求只能以手动方式调校炸弹,将不适用的火力转为适用。

     这种感觉让他很窝火,偏偏手下的能力还帮不上什么忙,但一闪一闪的星核多少还是抚慰了他饱受煎熬的心灵。

     等我回去了,一定要把那群王八蛋狠狠骂一顿,信仰?难道信仰能将星核送到你们面前?

     负能量炸药的波频完全避开了力场与护罩,只与目标中和,同设想中的一样,星核散发的能量越来越稀薄,也越来越稳定,好像下一秒,就可以把它摘下。

     如此想着,他把力场撤掉,对着手拿实弹小玩意的不识相家伙大喊:“给你五秒钟时间,干掉他们!”

     时刻挤压着周围的负重感消失,地心引力拉着碎石纷纷下坠,在秦纵还没来得及适应前,枪林弹雨就已倾泻了过来。

     疏松的土质,完全承受不住即将到达的摧残,躲在它孱弱身躯后的发掘小队,又凭何以自保?

     星光映照,四下白茫茫地一片,不理会秦纵如何努力想办法,不理会倪舒儿如何祈求祷告,现实仍按它既定的规则行走,不多贪一步,也不逾半秒。

     结局,从子弹出樘的那刻起,仿佛就已注定。

     没人注意到,那流弹束里最前头的几颗,擦过老戴腰际的匣子,将原本不怎么稳固的外壳打得半开。

     就连老戴本人,也因过分在意形势,而完全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屏幕前,曲尽求微怔了怔,倏地跳起,触电般按下力场开关。

     “所有炸药引爆——”

     爆炸声如鞭炮般接连响起,一步步蚕食着区域内能量,如白洞里爆发的暗物质。

     力场打开,下落的碎石猛地一顿,离地不过两米,子弹减速间,又上演了之前的戏码。

     “嗡~”

     所有人同时捂住了耳朵,高频量子直接震碎了所有能量体,力场、护罩、能机,所有能破坏的都被破坏了,所有能瘫痪的都立马瘫痪。

     洞窟中心,星核越来越亮,谐振甚至已经影响到光,入眼处,一片扭曲。

     众人无一不抱着头,弓着身,连逃走的动作都是奢望。

     场中,只有两个人仍保持站姿,一个是秦纵,另一个是曲尽求。

     他们都发现了对方的特殊,彼此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 此时就算秦纵再迟钝,也该感觉到异样了,他发现身后传来一道温暖的能量,将狂暴的乱流抵消,同时修补着身上的装甲。

     无暇回头去看,对面那人的目光使他很不舒服,像看试验老鼠的眼神,让人不得不警惕。

     “这样下去,我们都会死掉。”

     那人摊摊手,用轻佻的语气与他交流,好像事不关己一样。

     “哦,我叫曲尽求,你不必告诉我名字,这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 秦纵看着骄傲孔雀般的曲尽求,快速环视一周,寻求逃脱的机会——他可不敢将希望放在刚刚还要杀掉自己的一方。

     “如你所见,只有我们拥有行动能力,而我,只是个科研人员。”

     仿佛看穿了秦纵的想法,曲尽求勾起一丝谑笑,又继续道:“我有一个绝佳的方法,肯定能停掉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呐……就是……它。”

     秦纵的视线刚好落到星核上,便再也移不开,整个人石化般定着。

     眼前一切,从接触到星核开始,就已经脱离了他的感知,全部思绪,被硬生生卡在另一维度。

     他无奈地看着,听着,跑着,一幅幅场景交互幻变,一张张面孔或憧憬或期待地看着他,好像都在说:你终于来了…“

     奋步起跑,身边事物风一般流走,他就像个无头苍蝇,置身于满是异味的黑匣子,胡冲乱撞。

     即使有过类似经历,但有一种恐惧时刻在提醒他:“不跑,会死!“

 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,也不知道他的真实性,但他的双脚,早已替他作出抉择。

     如此狂奔着,到他累了,困了,却一直停不下来,身体的细胞不断在呐喊,告诉他即将散架,但无论他怎么着急,都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 到他恢复知觉时,意识已是昏迷数次。

     秦纵抬起头,看到那水晶般瑰丽的星球,四周是黑的,一如他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 究竟是……为什么?

     他想不明白困住自己的意识到这里究竟有什么用,这一切,又与禅星教有什么关系,他们大费周章,就为了能与己方在地洞里约会?

     没人解答,视野中,蓝色的玻璃球发出柔和的光线,越来越多,直至填满全部空间。

     “看来你认得它。”

     有人破开白光,踏步而来,背景是星核不断闪耀。

     他又回来了,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 曲尽求走到他跟前,将一样物体递给他:“那么,你接受这个建议吗?是等死,还是拼一个救人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见秦纵木讷地接了过去,曲尽求笑得更欢了,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。

     “那么,冲上去引爆它,你的同伴会得救的。”

     他看见秦纵回过头,看了自己同伴一眼,仿佛似在挣扎。

     “想想,他们的防护服能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最好言而有信。”秦纵扭头过来,死死看着他。

     曲尽求仍是副轻佻的表情,嘴角的笑意,无端地勾起人的怒火。

     “放心,我跟你们没有利益关系。”

     蓝光一闪,马上又被能量流淹没,那道无形之箭划破虚空,狠狠地刺入敌枢。

     溅射出,另一片天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