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 谁予你一梦
    在现代,“终端”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,大概可阐述为:将附近资源整合利用,从而提高性能的设备。换言之,身边多一台机器,“外脑”提一分性能。也许,你能够把房子发送出去。——《外脑使用指南》

     作为文明之光唯一照不进去的地方,遗迹仿佛湍流中孤立的顽石,千年不变的容颜,矗立幽暗平原中,见尽了沧桑浮华。

     远距离俯瞰而下,如宣中黑渍,显得与星球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任何地方都有边界,遗迹平原的边界是“盘古”,“盘古”的边界也叫遗迹平原。

     它们仅有一墙之隔,通过这道墙却是要资格凭证的,老戴辛勤了半辈子,终于换得遗迹的探索权,去复制旧时代特有的韵味。

     此时,车队陆续通过高墙,从光亮家园步入未知的黑暗。

     看着视野中“盘古”越来越小,直到完全消失,秦纵爬上车顶,到老戴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 防护服多少起了点制约作用,使得他动作不那么协调——出了“盘古”,就相当于置身外空了。

     启平星本来是不适宜居住的,最早的人们花了两个世纪来都没有进展,直到“盘古”研发告捷,人类才有了安身立命的据点,逐渐将势力扩大到整个星球。

     唯一的例外,是当年降落,或者说坠落到启平星的一带,也就是他们口中的遗迹平原。

     尽管联盟有过无数的解析,将因素、弊端讲得头头是道,还是有人抱着好奇心。

     但终究是年代久远了,十个世纪以来,该曝光的早已曝光,在人们心中,它的作用为忆苦思甜居居多。

     “你说,要是神战现在才发生,我们会不会输?”

     四处无光,除了车内漏出的些许昏黄外,没有任何可视度。

     秦纵仰起头,没有“盘古”的遮挡,星星放得特别大,仿佛伸手就能摘下来。

     “我觉得悬。”

     老戴关闭夜视系统,将视线转了过来:“神战前的科技我不知道,但总不会高过摘星纪。而敌方,历史描述上比现在的联盟先进五到六个世纪…”

     “也许令人扫兴,但事实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“老头,专泼冷水。”刚刚起的苗头被掐断了,秦纵撇撇嘴,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 老戴掏出一样东西递给他:“给你看看我上次的发现。”

     这是块梭形金属,看得出外表被精细处理过,饶是如此也掩盖不住它的古旧。

     斑驳的锈迹遍布,或轻或重地留下岁月烙印,那几乎与岩石同化的表皮,使它看起来更像本土产物。

     “跟之前的储存器没得比啊。”秦纵将信将疑地接过来。

     一入手,他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 “这是…”

 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周围一切都消失了,只有空荡荡的黑。

     视野一晃,蓝色的星球强行霸占眼球,纯净的蔚蓝色,白色的云层在其上缓缓移动,几个卫星随着自转拉扯。

     像是全息投影,但凭他的能力一眼就可以看出,这绝对不是属于联盟科技的任何一项。

 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他四处张望,努力想找到这片虚像的漏洞。

     但是,周围除了黑暗就是无垠星空,仿佛要他来观察这个星球。

     疑惑间,呼呼声响起,那蔚蓝色半球在眼前无限扩大。

     他穿过大气,越过云层,从万里高空跌到深渊幽壑,从白雪冰山到炎封绿野。

     这是怎样一处圣地啊!奇骏的景貌一片接着一片,每过一处都让他留恋得想要回头,却又抵不住眼前更美的画面。

     那一个个神奇的生灵,或可爱,或憨重,或高傲,或欢脱,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,与那环境一起,诠释了什么叫自然。

     穿梭间,秦纵接触到了真正的海水,体会到了沙滩、岩浆、暴风、雨雪,还有一系列听都没听说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 只有传说中的“乌兰特”才会有这样的景观吧!一瞬间,他以为置身天堂。

     天空忽然闪过道巨雷,吓得他捂住头,然后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 “我不是这星球的人吧。”“但种种感觉,怎么都这么熟悉,就好像…天生属于这里。”

     耀眼的红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抬头看去,天空下起陨石雨,视线最远的那边,火焰与废墟占据了全部内容。

     发生了什么?他四处张望,企图找到一丝线索,挽救这被逐步毁灭的仙境。

     陨石雨越下越大,片刻就传播到了这里,一颗颗包含着毁灭力量的巨大石头纷纷落下,而他,正迎头撞上去。

 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 秦纵猛地惊醒过来,视线中的火红不见了,那能将人烧干的热量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 黑暗中,只有老戴疑惑地看着他,双眼仿佛两点星光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对方开口,秦纵才意识到周围的环境:自己接过那金属物体,还没完全握紧,而老戴的手刚刚抽回…

     失神了那么久,好像就过了一瞬间。

     “老戴…你拿到这东西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异状?”

     “…比如说…看见了什么不一样的画面?”

     见老戴摇摇头,秦纵慌了,但他还是强行镇定下来,将刚才的经历一五一十说出。

     到他说完,老戴还在沉思,秦纵安静地等着,回忆起每一个细节,推导一个个可能性,尝试把它们套入事件。

     按照时间比来说,人的思维速度是可以达到这种效果的,只是没有专业设备,没有“盘古”支持,说什么他也不信刚才进入了思维空间。

     或许…

     “会不会是…”“会不会是…”

     两人几乎同时看向对方,秦纵笑了笑,示意老戴先说。

     “根据你的描述、沉浸时间,以我为参照物,将机器采集的客观数据对比,很有可能是梦境催眠,不同人的梦境速率由大脑开发度决定,几个小时,并不意外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 合作多时的两人连想法都如此相似,接下来的问题,就是搞清楚催眠的源头了,他们看向始作俑者的金属块。

     “但为什么,我不受影响呢?”

     老戴拿起楔形金属,细细打量起来,秦纵鼓起勇气碰了碰,却再没有产生反应。

     思考再三,还是决定回去后研究,老戴为了安全,还专门用匣子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 从天窗下来的时候,正撞上同行的几人玩桌游,便坐下一起了打了。

     发掘队伍有五位男性成员,一位女性,三辆车,稳妥起见,还是用了最简单的陆行重车,坚固、牢靠、安全,与他们的组员一样。

     他们算是固定的一个团队,都是贡献值很高的精英,也只有这样的精英,才可以拥有自由支配的时间。

     森严的体制中,少有意愿一词。

     加了两个人,战局就由双方对垒变成了三足鼎立,几局以后,占有绝对优势的戴、秦一方被强力瓜分。

     担当联络员并兼任后勤的倪舒儿与秦纵联手,队长老戴则跟设备员傅远山一组,而万金油两兄弟黄家明、黄家良是铁打不动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 虚拟战场上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奇谋怪策层出不穷,展开了势均力敌的拉锯战。

     就是这样的一个组合,缓缓向着遗迹推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