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章 我的灵魂饱含艺术
    “能量很强,土质都产生了共振。”

     秦纵手捧终端,紧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 “但是…”他翻了翻页面,摇摇头:“前面只有这一条路了…”

     “而且……我们的储水不多了。”倪舒儿强调一遍,未提及的还有氧气,撑不到明天凌晨。

     “那就…”秦纵环视众人,得到预期中的答案,当然形势也容不得他们退却。

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或许离地面不远了,空气稍微有点流动迹象,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数据上的变化,以及氧气回补速度,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     走在冥府般的通道间,每个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,业余小队发挥出专业级的水平。

     有光!

     所有人眼前一亮,看向转角处那抹微亮,虽然极其微弱,但在数据化的结果中,显得异常刺眼。

     不但止是光,还有能量辐射,于这光出现的同时,悄然充斥了整个洞穴。

     “这里…发生了什么…”

     老戴四处张望,触摸着,一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“这种痕迹,是因大功率能机量子外泄,引发的焓变所致。”

     “大功率?”秦纵与傅远山捕捉到关键词。

     “对…”老戴采取了一份样本,站起来,“嘘”了口气,目光茫然地陷入虚空:“就像…红鸠号。”

     红鸠号?

     队员们倒吸了一口气,却又马上意识到氧气的紧缺,立即调整呼吸。

     “秦御参,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 倪舒儿的话将众人视线拉了回来,便见到秦纵单手扶墙,摇摇欲坠的样子。

     他挺起腰,晃了晃脑袋:“没什么,有点缺氧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都沉默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容不得他们犹豫,无论怎样都好,面对眼前的未知,他们选择了正向迎接。

     随步伐推进,能量的干扰越来越严重,人为的痕迹越来越明显,反倒是氧气浓度的提升,使人心头一喜,却马上被萦绕的不安盖住。

     半小时过后,伴随一阵眩晕,电子设备同时瘫痪,只余下最原始的功能:红外线、滤气、助动之类较简单的几样,他们缓了缓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 再半个小时,光线强度已经到达正常值,却依然不见尽头。

     与浓郁的能量相反,这里是最原始的地貌,偏偏又有着极不搭调的科技感,细想的话,连看似天然的隧道都显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 走着走着,秦纵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倪舒儿凑过来,见他闭着眼,侧耳聆听着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嘘!”秦纵作势让他们静下来:“你们听。”

     光线填充进所有能触碰到的范围,焉的,有粒尘土飘了上来,婀娜荡过众人视线,一丝震动,将另一颗尘抛起,迎接一段升华。

     空气动了起来,丝丝声响。

     光动了起来,浮光掠影。

     隧道动了起来,生出重重幻象。

     他们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,手拉手站在一起,寻找空旷的地方——相对空旷。

     震动越来越剧烈,仿佛潜伏于地底的猛兽,向这边的美食疯狂奔来。

     就像那天夜里……坍塌前的征兆……

     也许是心想事成吧,这个念头闪过的时候,脚下一空……

     他们…再次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“曲博士,88跟89号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 手下的无能让曲尽求倍感无奈,派了两个人出去联系圣城,结果两个都没有回来,虽然说星核失控导致干扰过大,但这就可以成为效率低下的理由吗?

     难道环境不稳定,自己就要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来,再让他安安心心地去工作?难道他接受了任务,就只会依靠死板的条例方法来行动?那和机器人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 越想越气,曲尽求觉得肚里憋着一股气,却始终找不到发泄口。

     他一摆手,示意对方退下,转身走向研究室。

     所谓研究室,不过是临时搭建的实验台,在摆满设备的洞窟内,极尽寒酸。

     本来他的目的是来试验生物脑波可靠性的,中途遇到了一支疑似挖掘的队伍,无聊之余,跟他们做起了小小的游戏,正到兴致时,却被一阵莫名其妙的能量带到这里。

     这让他很不爽,心情阴郁了一整天,并发誓要找到那个不长眼的。

     但当他真正接触到能量源时,心中的不满瞬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 因为,那是星核啊!

     那是圣教内的神物,星核啊!

     气血上心头的曲博士遵循肾上腺素的指引,马上将一整套试验装备搬过来,就地启动研究项目。

     当然,忘不了联系圣地,好让那群讨厌鬼送点资源过来,心里又狠狠地骂了几句。

     虽然身为圣教高阶人员,曲尽求却没有半点信仰可言,内心塞满唯物主义量子机械宇宙能量的忠实科研怪才,只会为了知识奋斗,其他东西,连看一眼都是浪费。

     如同现在,他毫不犹豫地决定抛弃那两个迷路的八十…八十九号,再继续派人出去。

     试验台在星核失控以后,彻底成了摆设,但总算也是个摆设,即使三条机械臂再发不出约束力场,就这么半拱着,也是很美观的。

     某人在心里发出赞叹,仿佛灵魂又因艺术升华了一个层次,到了另一高度。

     他哼着曲,愉快地走到总屏幕前,活跃他为艺术而躁动的科研细胞。

     但很快,他就紧紧地皱起了眉头,原因是屏幕上的数值开始飙升,甚至于连抗干扰性极高的光幕也开始闪烁起来,隔着优于常人数十倍的防护服,感到了阵阵异样。

     不可能是因他的艺术所致,他抬起头,看着越来越明亮的星核。

     “加强输出,反量子能机全负荷,所有力场打开,直接接入外过滤网。”

     曲尽求跑到另一台设备,挤开正在操作的手下,双手闪电般来回,看得对方眼都直了。

     “力场调成熵模式,负能量轰炸,开始!”“

     “嗡“一声,数个保护罩分别将星核、几台设备围起,四散的光芒一碰到罩缘,瞬间化为乌有,但即使是这样,消去的还不及能量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 随后,爆炸与震动,接踵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