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地十四章 劫丰
    刀柄传来的力道震得他几乎脱臼,秦纵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,那把差点夺走他生命的短刀,鲜红秀艳,横于两人间,死死抵住他的刀刃。

     时间……好像恢复正常了。

     光电流转,气尘轻绕,两道身影间,炽热的白花从两刀相接之处骤然生出,或衰或乍,晃得眼生疼。

     他的刀,竟连量子流都切不断?

     纵然吃惊,更多的却是疑惑,但当他瞥见地上暗淡无光的楔形金属时,终于明白。

     自己,好像又范了个大错。

     如果,先前那刀出快一点,哪怕是一毫秒,结局也会改写过来。

     但后悔,在启平星是最没意义的。

     秦纵一发力,双方箭一般倒射出去,几乎踏出电弧罩的范围,秦纵暗道一声好险,不着边迹地挪回来地。

     碰上去,可是会死的!

     他回过头,看见对方正将曲尽求从土里拖出来,粗鲁地拍醒。

     好机会!

     秦纵将装甲发挥到最高功率,向着那人的身侧冲过去,对方的刀在地上,手拉着曲尽求,如果现在不进攻,他就是又犯了一大错。

     蓝光一晃,几十米的距离不过毫秒,秦纵提起刀,准备在擦身而过时取他首级。

     此时的曲尽求刚刚苏醒,一睁眼,就被狠狠地推开了。

     “劫丰,你干嘛!”

     他龇牙咧嘴地爬起来,准备将一腔怒火骂回去,面前突然蓝光一闪,吓得他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 劲风起,烟尘荡,细沙碎石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 曲尽求忙抬起手来挡,透过指缝,他看见秦纵推着劫丰,直直撞向电网。

     在此之前,秦纵一直对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,尤其在敏捷型装甲的加持下,任何敢以速度称强的人,或者机甲,都不是他的对手,近年来的战绩更是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 他从未遇到过一个人,能在自己全力施为下,轻松应对的。

     现在,有了第一个——劫丰。

     对方在自己出刀的同时,就已经在途中拦住了,秦纵甚至不清楚他是何时拔刀的。也许一开始,他就看穿了自己的行动。

     但如此速度下来,产生的力量,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化解的,就算强大如劫丰,也要通过后退来卸力。

     两人的身影一顿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无论秦纵如何发力,都纹丝不动,一抬头,看见的是双冷漠的眼睛。

     上面毫无感情波动,比机器人还冷上三分,光看一眼就能将人冻成雪条。

     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秦纵赶紧移开眼睛。

     身体忽然一倾,对方的刀收了回去,抓住他不平稳的瞬间,攻击如雨般落下。

     接连响过数十下交掌,秦纵痛得手脚不住颤抖,但劫丰的动作没有丝毫影响,拳风腿影将他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 秦纵就像困在风暴中的木棚,时刻遭受着危机,却又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他左右闪避着,时不时抬手格挡,但无论他怎么努力,都躲不掉一半以上的攻击。身上受的伤越来越多,反应越来越迟钝,动作越来越缓慢。

     到后来,演变成单方面的殴打。

     (快到时间了,12点之前先发这些上来,一会补全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