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五章 一梦兴衰
    “爸爸~”

     小女孩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,顷刻间被吞没在火海里,那火汹涌滔天,将一切席卷在内,狂暴地践踏焚尽。

     木屋、草地、电杆、树林…一切可见的元素不可遏止地陷落下去,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 秦纵矗立在火海中,看着一颗颗陨石划过天际,它们拖着长长的尾巴,砸在身边、脚下、看得到或看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 但没有哪怕一个原子能碰到他,他就像一个没有实体的幽灵,徘徊在这末日景象中。

     几分钟前,他在这个星球外面,看到那彗星脱离轨道,正正向这边撞过来,之后被一道神秘的光束击碎,碎片即使经过大气层的消耗,杀伤力仍是大得可怕。

     而他,甚至连谁发出的光束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面前掀起道火浪,挡住了他的视线,当金黄色浪头翻下时,他已经身处另一道场景。

     巨大的飞行器悬浮在半空,遮住了所有光线,阴影覆盖到地平线边缘,那上面一盏盏蓝灯缓缓熄灭,随之而来的是光圈亮起,与飞行器底盘一般大小的光圈。

     抬头看去,像死神慢慢张开了左眼。

 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 高频率的共振直接将一切粉碎,然后一股大力从上空传来……

     那些不顾自己伤势,仍坚持保护儿童的人;那些强忍着痛,抗着武器分死反抗的人;那些哭着嗓,大叫着“别管我”的人……

     即使大地变成废墟,即使家园遭受到涂炭,仍然有些人,会保持住那份赤诚。

     那一刻,灰尘还在徜徉,空气还在游走,斗志与士气空前高涨,阵阵硝烟还在壮烈自己的英勇,一颗颗炽热的心还在疯狂地咆哮。

     下一秒,全变废土。

     重力区间,秦纵一眼就认出了这种手段,这里真的不是“乌兰特”?真的不是“神战时期”?

     那圆盘状的飞行器嫣地一闪,消失得无形无迹,只留下压得无比平整的土地,上面有白色、红色、绿色、黑色…完全不是土地应有的样子,不觉间,泪水遍布了他整张脸。

     他擦干眼泪,平复心情,当手放下的时候,眼前又换了副场景。

     一艘艘飞船穿插在陨石带,毫不保留地扑向敌阵——那足有小行星大的航母。

     打头阵的一批飞船马上被击落,却爆开了不同寻常的能量涡流,由此,形成第一道防线——以几万艘飞船的代价。

     航母中飞出一批批飞船,有的去中和能量涡流,有的奔赴战场,陨石带中也连绵不断的有战机输出。

     继第一波攻击几秒后,大规模战役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 火光相继从各处亮起,陨石带里出来的战机,一旦失去作战能力,都会采取最激进的手段——自爆。

     完全是一面倒的形势,在这种蛮横的打法下,越拖越久。

     忽然间,光芒闪耀,秦纵着眼望去,母舰那行星般的巨大身躯中,伸出道炮口,光从里面发出来,如太阳般夺目。

     战机纷纷往回撤,有的还不小心撞上能量涡流,紊乱无序的能量瞬间将它困住,吸干全部机能。

     一道光,突破天际,从母舰开始,贯穿了整片空间,接触到的战机还来不及爆炸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所有挡在路上的物体,无论行星,陨石,飞船,眨眼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 当光芒逝去,原地留下狂暴的乱流,不知要多少年,才能修复过来。

     那炮口缩回母舰,巨大的身躯慢慢转向,开往蓝色的星球。

     秦纵看看那道痕迹,再看看母舰的背影,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 他抬起头,俨然发现自己已身处在蓝色星球外面,即使经历过覆灭性的打击,从这个距离看下去,仍然有不可抗拒的美丽。

     火光又起,他看见一堵墙竖在太空中,正被无数战机攻击着。

     那一堵墙,由无数飞行器组成。

     老式的、新式的、陈旧的、先进的、超前的…像是把整个文明所有能用的飞船都弄了上来,这一堵墙,异常巨大。

     但溃败的速度也不慢,他们对面,一艘艘奇形怪状的战机拼命倾泻着火力,随着时间推移,所占的优势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这堵墙后面,迁移通道正在搭建中。

     要花一整个文明来换得延续的机会吗?悲怆油然升起,但他去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有抹光刺痛了他的眼,他禁不住抬起手来挡,并试图寻找光源。

     那巨大的轮廓,在炮口的照耀下显得如此冷漠,用不了多久,一束灭世之光就会扫过这里。

     秦纵遏止住心脏狂跳,将目光移到墙的后面,幸运的是,通道正在缓缓启动。

     光芒越来越亮,甚至盖过了太阳,那一堵墙只剩下最后一层。墙的后面,几艘船相继开动,驶入渐亮的轨道里。

     光线暴涨,席卷的能量铺盖而来,所有飞船同时蒸发,视野里除了光,什么都看不见……

     记忆中的那一刻,秦纵好像看到,首个进入迁移口的飞船,船尾还在外头。

     是湮灭了,还是逃脱了呢?

     他不敢去想,也不敢睁眼,怕一抬头,会看到另一副更壮烈的景象。

     恍然间,想起那神秘的金属,还有星核,是它们带自己进来的,要是自己有朝一日成为船长,听一听他的意见也无妨。

     这个念头好像点着了引,将他的整个意识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挖掘、地震、遇险、对!自己杀人了,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今后的生活。也不对!自己应该缺氧致死了,况且当时受那么重的伤……

     慢慢的,他的身体越来越重,重到眼睛都睁不开,脑波好像断线了,整个人仰面倒下,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“在遥遥的极域里,有个美妙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将来,我要成为一号战舰的船长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您跨出这片星系,整个宇宙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有反应了…有反应了…”

     “叫医生…叫医生…”

     恍然间,秦纵恢复知觉,动了动眉头,离开引起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 他试着睁开眼睛,突如其来的光线使他很不习惯,然后有人说了声什么,光线开始暗淡下来,降到他能接受的程度。

     一张眼,就见到黄家明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万岁!”“小心点啊!”“哈哈!”

     如果有什么是最值得信赖的话,想必就是患难之交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