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八章 撞机经验
    “你好,初次见面,我们是联盟的情报人员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星检所吗?”

     “呵呵,秦先生真是幽默。”

     两人从悬浮信子跨入室内,顺手摘下帽子,扣在飘来的挂钩上。

     世界动了起来,房间内的一切无声交错、易位,旋扭重组,由卧房变成客厅,唯独他们站立的位置毫无变化。

     墙壁不再透光,两道窗对立拱成半圆,书架与茶几衬着暗黄,散发出一种原木气息,机器人拎着茶壶,咕噜咕噜地赶过来……

     “请坐。”两人回过神来,见秦纵正在斟茶,他斟完后坐下,看向这边。

     “秦先生好品味。”赞叹一句,清瘦中年人礼节性地朝他笑了笑,拿出笔纸走过去:“关于遗迹事件,我们有些疑问需要你的解答…”

     “客气了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 窗帘无风而轻扬,暖光被扎成束,斜斜投放而下,矮小的机器人呼呼冒着蒸汽,喷出道细小彩虹,背上的发条因动作而左右摇摆,盖子更是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 一切都是简朴、典雅的,却压不住他越来越不安的心。

     太公式化了,连礼节,都是公式化的一部分,这代表他们与早上的不是同一个人?还是说,他们的演技已经如此炉火纯青?

     往日微甘的茶,像沉淀了许多苦涩。秦纵捧着杯,时不时应上两句,思维不知飞到了哪个角落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我们的问题问完了。”

     秦纵抬起头,见两人卷起纸笔,招手让帽钩飘过来。似看穿了他的想法,清瘦男子又道:“戴教授他们已经提供了一致阐述,我们只是来核对些关键信息,例行公事而已,你不用过于担心。”“另外,茶很好喝。”

     握过手后,他们踏门离去。

     看着浮空艇越来越远,仿佛化进空间,现出那奇异的笑容。事情的发展,好像过于平淡了…

     “但是,又有什么所谓呢?”秦纵喃喃道。

     他收回目光,将门阖上:“安徒,接入‘七度空间‘,目标定在杨安的修理店。”

     “好的,先生,如你所愿。”安徒好听的声音还在回响,片刻后,门一开一合,光影跃动,房间开始自动重组,又变回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 启平星共有七大区:星枢、星璇、星玑、星权、玉衡、开阳、瑶光,各地区经过长期有侧重地发展,都具有独一无二的地位,是彼此不可替代的存在。

     不同于秦纵居住的瑶光区,星枢区看上去十分拥挤,无论从南到北,还是从东到西都是如此。毕竟地如其名,它在星球上的意义就是运输交集点,与各区版图都有交接。

     这样的里,是不会有任何空档的,大大小小各式样的运输机叠在空中,除了轨道巴士外,看不见任何一架载人工具。人们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地面,当然,也只需要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 倚着楼壁,下方是来往的洪流,像一座孤岛,秦纵就靠在岛的外围,抿着唇,皱着眉,目光复杂。

     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,但唯一能确定的是,任谁,都不会把目光投到这里。

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抬起头,木然地看了一圈。

     然后,直挺挺地,倒了下去…

     孤岛断崖中,有颗顽石,扑通一声掉入水面,没溅起半点水花。

 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”

     犹如平地一声雷,毫无道理地炸裂开来,随音波扩散出去,极具有穿透力“啊”字音节被拉得像条龙须面,变着调在摧残你的耳朵。

     但即使是这样,也远不及这句话本身的意义——“救命”一词,在启平星内,好像没出现过几次,历史上最后一次听到它,是三个世纪前。

     生活智能化,除了人身安全几乎百分百保障外,“盘古”系统的瞬时反应也是一大主因,结果便是——几乎全部人第一时间透过外脑,查询“救命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“救命,常用于处于生死危难的人发出的求助,原意为…”

     外脑的回答作了不小的科普,许多人都在为汲取到新知识而欣喜,片刻才反应过来:有人喊救命啊。

     撕心裂肺的“啊”字音节还在回响,让人不得不佩服那人的肺活量,天空破开了一个洞,应急系统接管了所有设备的控制权,将附近的运输机清空。

     就像是砸开冰层的石子,那人影迅速探向水底,越往下,速度却慢了下来,到后面,完全是悬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 在他身下,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被翻开一道方格,黝黑的版面无声震动着——反重力区间。

     同一时间,悬浮信子飞过来,将遇难者载走。然后反重力区间空载闭合,又翻回地下,而空中的运输机早已恢复秩序,继续它们的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 整个过程,仅有短短的两分钟。

     这小小事件,几乎连谈资都算不上,星枢区的紊乱,只如那昙花一现,便迅速被稀释化解。

     而事件的主人公,除了猛拍着胸大呼“好险”的形象外,也没什么特异之处,人们很快就失去了兴趣,回到每天的工作中。

     最好不过了,秦纵踏入人流。

     有人推着辆穿梭机过来,那残破的样子触目惊心,再看到机主的形象,不由得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 谁年轻时没疯狂过?自己像他那样大的时候,也是用尽积蓄去买一辆穿梭机,撞坏了都舍不得花搬运费,更不敢去昂贵的保修,只能独自推去修理站。

     这是年轻人的苦,或乐吧。

     “撞的可以嘛,核心部位都没事,一看你就是经常撞机的老司机。”

     见有人帮自己推机,还自来熟地搭话,年轻的机主错愕了片刻,便拘谨地回应起来。

     真是个雏。

     身为前任御参,秦纵的工作是帮各公司与联盟打交道,在交际一方面,是不会有问题的,况且两人又共同的爱好——穿梭机,光这一点就足以打穿所有隔膜。

     一路畅谈,推到修理店后,机主腼腆地向他道谢,秦纵已经踏步进去了。

     秦先生真好,还帮我跟店主洽谈,不愧为飙机大前辈。

     “遇到贵人了。”

     年轻人抱着无比崇拜的心情跟上去,身后机器人托起穿梭机,由侧门进去仓库。

     秦纵敲了敲柜台:“杨老板,替你拉了个客。”

     那一刻,我们的机主,那代表联盟娇嫩的小红花,心中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 这星球上,坏人太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