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捡垃圾去
    “先生,您有电话。”

     未到他下地,管家就提示来电了,他往耳边敲了敲,外脑立即将虚拟眼镜扩大,至到银幕般大小,悬浮在半米外。

     “嘿,小子。”

     里面的老头关闭护目镜,一脸的幸灾乐祸,边捣鼓着机械边说道:“听说你被辞职了,要不要来我这里干?”

 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 他一口回绝,对方也不生气,手上的动作略微缓了缓:“明天有个遗迹发掘,一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 “遗迹发掘啊…什么时间?”

     “一点整,带上武器,规矩你都懂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 所谓一点当然是凌晨一点,对于启平星来说,黑夜是不存在的,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不知来由的规矩,千余年,十个世纪,从没有人会去深究为什么,因为这是没意义的。

     从悬浮信子走下,秦纵跨上自动巡航过来的穿梭机,同时给于硕硕留了条简讯。

     扣在耳边的外脑传出管家的声音:“先生,请注意安全,区内低空限速100公里。”

     “知道了,啰嗦。”

     男子不耐烦地点点头,同时解除机速限制。

     “因为您之前的违规操作,贡献值扣除了四十点,驾照分数…”

 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 声音曳然而止,秦纵满意地笑笑,将反应部件扣到身上。

 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一层蓝色的能量罩阔住全身,像穿了件轻甲。

     当然,是没有头盔的护甲。

     身为飙机一族,怎么忍受得了与狂风分离呢?

     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他舔了舔嘴唇,俯下身,紧紧贴在穿梭机上,发动机预热带起阵阵扭曲,蓝白色光粒从暗红的散热口逐渐渗透,仿佛随时就要爆开。

     他一扭油门,显示仪瞬间拉到最右边,热浪推开几米。一松开,又沉若死铁。

     人们注意到异状,才刚刚把视线转过来,只感觉到那光与热停顿了约几毫秒,敛了进去,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 而后,在你觉得没什么会发生时,猛的迸发。

     “突击!”

     那疯子似的人物大喊一声,流星般突破到天际远,热浪与飓风追不着他,焦躁地肆虐起来,将扭曲的空气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 未搞清楚状况的几名壮汉离得最近,也摔得最惨,他们护胸捧腹站起来,看着那疾电闪挪的光点,气的几欲挑起:“死疯子!撞死你个混球!”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~”

     虽然看不到人,但任谁也能想到,那骑在穿梭机上的混蛋是怎样一副笑脸。

     “先生,您的贡献值扣除十五点,此外,交通处给了您五万星的罚单,并吊销了您的驾照,后者明天生效。”

     “靠!我不是还有几分的吗?”

     秦纵听了一个急刹,险些造成车祸,忙给对方司机示意道歉。

     “根据交通处的条例,三个月内重复违规者,可加倍扣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不早说!”

     管家沉默了数秒,好像在检查记忆体中有没有提醒秦纵的行为,片刻后说道:“根据记录,出发前曾有过一次提醒,但先生打断了,是否要设定强行陈述风险?”

 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声音有点无奈,但管家不打算放过他:“刚刚受到惊吓的路人向您索赔,根据联盟条例,每人一千星,共两万四千星,要支付赔偿金吗?”

     “流氓!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“给吧。”

     由于驾照将过期,秦纵花了一天时间体验最后的飙机时光,然后把穿梭机放到托管里,驶出了尘封已久的磁悬浮轿车。

     “先生,于小姐给您发了封实物邮件。”

     “帮我打开。”

     秦纵把手表取下,摊开放到副驾驶上,手表的链条立即发出光,立体的箱子投影淡淡浮现,上面用滚轴密码锁锁着。

     还卖关子!

     他想了几个密码,逐一尝试,都没有结果,便仔细地推敲起来,时不时用手拨弄那个箱子,使它翻滚着乱转。

     实物邮件,就是将实物的物理特征完美模拟,再投放出来的邮件,包括触觉、嗅觉、听觉、视觉、质量等等,“盘古”的功率不支持这种操作,因此需要外设终端的支持,秦纵的手表就是这一类产品。

     思考中的秦纵忽然抬起头,将滚轴扭到刚醒悟的密码,果不其然,随着“咔”一声清响,箱子打开了。

     还未看清实物,味道就穿了出来,秦纵嗅了嗅,整个人石化般定住了。

     香!好香!太香啦~

     他发誓这辈子都没有闻到过这种香味,即使是星球上最好的厨子,最棒的机器,都不可能做得出这种味道。

     那种酸甜之中带点微辣的感觉,仿佛星星火苗,点燃你的进食欲望。却又恰到好处,吊着你的胃口,不给你过多的满足,勾引你不自已地想去饕餮,去舔食。

     能仅凭一嗅就让自己不能自拔的佳肴,会是怎样的呢?

     清醒过来,他第一时间就去看箱子里面。

     然而,箱子“轰”地爆炸了,当然没有伤人,这部分的物理数据非常严格,只保留了光影。

     四散的粒子渐渐消去,露出于硕硕的Q版形像,她跳了跳,做了几个萌死人的动作:“想吃吗?这是照你那个古书做的,早点回来,早点试吃,拜拜~“

     投影消失,秦纵恶狠狠地戴上手表,心里想着怎么报复回去。

     “算了,哥也不是睚眦必报的人。”

     自觉良好的某人一甩头,光亮的额头灿耀生辉。

     “捡垃圾去。”

     按下导航,轿车安静地驶出托管所。

     如果说这个时代有什么是百分百引人注目的,你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得出,信息公开的今日,谁不是接受过千奇百怪的磨炼。

     所以,能引人注目的东西,来自不同时代。老戴的载具就是这么一种跨时代产物,不过他跨的是旧时代。

     人们称他为“旧时代的老戴“,不仅仅因为他所在的杂货店“旧时代”,也因为他总爱用一些老古董。

     看着这架文物级的“佩奇奥hemera”缓缓靠近,秦纵嘴角抽了抽,之前听这老头说要复原“神战时期”前的交通工具,还不以为然,想不到他真做了,连功能也做得那么古老。

     四轮着地,气缸引擎,发动机轰鸣……

     他承认,多少还是有点男人的浪漫,要不是老头有给过资料给他,恐怕秦纵也会吓一跳。

     引人注目的老人将座驾停在城市出口,车门都不开,直接跳了下来,比年轻人表现得还年轻。

     “小子,我就说会造出来的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 “有意义吗?”秦纵走近这架“新”玩意,用手表的检测系统开始扫描。

     “速度慢,安全性差,交通处没罚款都算幸运了。而且,什么年代了,悬浮系统都没有,自动巡航也没有,还全手动?”

     “你比神战前的大猩猩还落后!”

     看着老戴一脸的同情,秦纵有点无趣地打开引擎盖:“噢,我的天!”

     “你居然真的用燃油~”

     阴影遮蔽了顶上天空,运输平台缓缓降落,将两人送去……捡垃圾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