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鬼打墙
    第二章鬼打墙

     闻言马爷脸上的骇色不减反增,周围兄弟都围拢了过来,不过当看到马六的死状时,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,整个人笔直得站着,身上无数个被子弹穿破的枪眼,被打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 诡异的是竟没有一点血流出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马爷这会不会是鬼打墙,小时候我听俺娘给俺讲过,要是路过荒郊野外一直走不出去,八成就是鬼打墙,马爷从马车刚驶出这里的时候,我就觉得我们像是不停地兜圈子。算一算时间,都过了好几个时辰了”

 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对马猴的话半信半疑,短暂的寂静之后,所有人心里都不免打鼓,虽说跟随马爷有段时间,可是这一次送的货物,却比之前隐蔽了许多,从出发到现在一条官道都不曾走过,专挑小路行走。

     “行了都别说了,什么他奶奶的鬼打墙。马猴少他妈在这里危言耸听,来几个人把马六的尸体就地掩埋,记得挖坑的时候一定要深!”马爷嘱咐道,似乎没有把马六的死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雨停了,月黑风高的荒郊野外,一把堆得高高的篝火,烧的很旺,十几个人围拢在一起,闷声的喝着酒,每个人都没有说话,气氛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 远处,马爷悄悄地把秦明拉到一边,小声询问着“秦明你说平时马爷对你咋样!”

     “马爷对我那自然没的说,属下也明白这次去往北平的路程凶险万分,但是要想走出这鬼打墙。必须要付出很大的代价,而且这个代价和马爷送的货有直接关系。”秦明开门见山的说道,语气很是严肃。

     “可是这…不是我能够决定和左右的,你要知道这批货关系着我的身家性命,不能出半点马虎,你再想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。”马爷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,那本泛黄的古书,关于后面的记载已经缺失,准确的说是被人撕掉了,数了数残页足足六张有余,我心里却被这个离奇的故事深深的吸引了。

     在想看下去的时候,我听到了院门被打开的声音,我立刻如同被惊动的兔子,快速将那本泛黄的古书,放回木头盒子里藏到了我的床底下。

     “天赐,天赐!”听到我老爹叫我,我心里忐忑不安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“爹,你找我干啥?”

     “葛大壮头上的包是不是你打的,他爹都找上门来了,还有刘寡妇家老母鸡下的蛋,是不是你偷的。”被老爹这么一问。我有点发愣,虽然从小在屯子里调皮捣蛋,名声不怎么好。可偷盗啥的我一样没干过,顿时间心里怒气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 “爹你听他们胡说八道,葛大壮头上的包是他偷刘寡妇家的鸡蛋,被刘寡妇家的那条大黑狗撵的自己摔得,管我什么事。”我脾气倔,跟我爹一样,虽然有些事情习惯了逆来顺受,可就是觉得憋屈,一句话让我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 “小兔崽子还反了你了,敢这么跟我说话!”老爹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,撩起袖子就要揍我,好在我娘去冯老妈子家织布刚回来,这才让我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 “孩子他爹,天赐啥脾气你还不知道啊,虽然平时是混了点,但还是比葛海升他家犊子懂事的,那小子从小看到大,跟他爹一样好吃懒做。”对于我娘的抱怨,我爹没有搭话,一个人蹲在门口,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着手里的旱烟。

     “天赐他爹,你快去看看,村口的那个大柳树倒了,露出一个大洞!”冯老妈子大声喊着,老爹手中的旱烟在听到喊声的瞬间就吧嗒掉在了地上,老爹顾不上去捡,用最快的速度朝着村头的跑去。

     村口聚集了很多人,屹立在村口不知道多少年的大柳树突然倒了,树根朝上,整个躯干往西北方倒去,一个深不可底的洞穴正往外呼呼冒着黑气。

     当我老爹赶到的时候,村长拦住了他,在光明屯村长无疑是最高的权威,有着很高的威望,一般屯子里的大事小事,都是他经办,屯子里的人也是非常认可他。

     “啸天,阵眼倒了,这可怎么办?”孙老蔫慌了神,焦急的问道,我老爹没有说话,只是让围拢的人散开,只留下几个壮劳力,从孙老蔫手里接过一把桃木剑,旋即咬破了手指,让血滴在桃木剑上,整个人以非常怪异的步伐,围绕着那个漆黑的洞穴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 “仙人指路向西北!”孙老蔫紧张的看着我爹的动作,深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桃木剑上,一点点凝聚的血迹,也许生怕我爹有什么闪失,在让他游走三圈之后,我老爹原本红润的脸色,开始慢慢的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 孙老蔫眼疾手快,有着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身手,将我爹拉了出来,给我爹灌了一碗黄符水,让几个壮劳力将他抬回了家。

     “冥冥之中自有天意…”孙老蔫叹息一声,似乎知晓了什么,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,一向平安无事的屯子,开始频发诡异的事情。

     百无聊赖的我,在跟我老爹吵了一架之后,一个人往葛大壮家走去,心里憋屈的难受,对于葛大壮心里有种想打死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 从小一个屯子长大,光着屁股下河摸鱼,上树掏鸟的伙伴,居然这么倒打一耙,一想到这里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 “天赐,天赐!”我听到背后有人喊,那声音我在熟悉不过了,我悄悄的握紧了拳头。本想等他靠近的时候,狠狠地教训他一下,可是他后面的话,让我顿时慌了神。

     “天赐,你爹出事了,我看到刘三胖,还有狗剩他爹把他用担架抬到你家去的。”我来不及多想,疯一般的往家里跑去。

     远远的就看到我家的矮墙头围拢了很多人,院子里不时传来大黄的犬吠声,当所有人看到我回来的时候,眼神里都充满着我读不懂的情感。

     好在我爹无碍,村长孙老蔫是个赤脚医生,医术上也有几分造诣,在他的几味草药的作用下,我爹苍白的脸色渐渐多了几分气色。

     “啸天就麻烦你了,这是黄龙草,每天早晚给他熬一次,记得熬的时候黄龙草要掐头去尾,熬的时候一定要够两个时辰。”孙老蔫嘱咐道,随后他佝偻着身子,从我爹房间走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