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9章 天罗地网,漫天杀机
    张廉风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,只听他冷哼道:“麻烦,本统领可不嫌麻烦,稍后定要将你这小贼四肢折断,将你百针穿心才能解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 慕容虽然心头急切的想找到张廉风的藏身之处,不过面上依旧是淡淡的表情:“还百针穿心,这么闲啊,话说你不赶时间么?”

     张廉风冷笑一声:“笑话,本统领赶什么时间,我现在要做的便是将你这东陵小贼给彻底抹杀。?   ”

     慕容轻笑道:“是么,某人不是自认为找到身怀异像之人的线索,急着找高冠摇尾乞怜获取奖赏么,怎么现在倒不急了?把部下丢弃一个人妄图染指奖赏,这等自私自利之事,也就你张廉风做的出。”

     张廉风抛下众人,甚至连身为他心腹的千岩陈开山也没带,竟然就这么独身上路寻找蒹葭,如此反常的事在慕容看来,也只有这种解释了,人有5o%的利润,就会铤而走险;为了1oo%的利润,人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;有3oo%以上的利润,人敢犯任何罪行。能让张廉风冒着如此危险,独身上路的原因便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 慕容说完此话后,场中除了击打在树叶上婆娑作响的雨滴声,再也无一丝声响,半响过后张廉风的声响再次出现:“慕容,我到小看你了,想不到你也现了这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 慕容耸了耸肩,这叫什么秘密,先不说蒹葭根本不是他要找的人,要是让张廉风知道真正的身怀异像之人就站在他面前,还不吓的这老小子立马跪舔。

     突然间,慕容现了一丝不对,张廉风的声音与之前相比有些不同了。似乎……更大、更清晰了一些?

     张廉风的声音适时响起:“竟然这样,本统领便更不能让你活着离开这里了,北武军院那等圣地,不是像你这种杂碎能够染指的,只有我,只有我张廉风能得到这样的殊荣,只要我进了北武军院,区区副统领算什么,区区南戊郡主又算什么,我不要一辈子都做她南戊手下的一条狗,总有一天,我要曾欺辱过我的人,全都拜倒在我脚下!”

     想不到这张廉风野心还颇大,不过这些可不是慕容现在应该考虑的,对于张廉风的声音,慕容总是有些耿耿于怀,对方的声音好像在他周身都放置了一圈音响一般,从四面八方而来环绕着他响起,所以慕容才无法判断对方所处位置。

     也正因为弄不清对方所在,慕容才不能轻举妄动,这一整片森林的雨幕每一处都有可能潜伏着张廉风所布置的杀机,就像方才要不是慕容警觉,说不定现在早就被刺成烂肉一块了。

     “慕容,你以为你的那些小聪明本统领看不穿?你是不是自认为,你现在所处位置正是我元气波动的极限位置?”

     慕容心中愈警惕,不过面上不显,扬眉道:“难道不是,要不然你会这么墨迹一直在这里和我瞎扯浪费时间?”

     张廉风肆意张狂的笑声突然响起:“狮子搏兔亦尽全力,在你偷袭杀了千岩之后,你以为本统领还会小看于你么,不怕告诉你,你现在所处便是我元气控制范围的正中心!”

     慕容打了个哈欠,百无聊赖道:“是么,要是你真如你所说,你为何还不攻击?”

     张廉风的声音如九幽寒冰一般,森冷且淡漠:“自然是为了一击必杀,不给你任何活路!”

     慕容突然双目猛的一凝,连忙左右打量起来,所见之处正好印证了他心中所想,他终于知道张廉风的声音为何会从四面八方而来,终于知道为何对方的声音会越来越清晰……

     来不及思考,慕容全身血气勃,惨白的面容浮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红晕,而后慕容猛吸一口气,喝道:“给我开!”

     说罢,只见慕容脚下涌出巨力,狠狠朝所站之处轰然跺下。

     一声极为沉闷的巨响随之回荡在这片树林,惊起飞鸟无数。

 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慕容所处四周那些高大的树木树干上,浮现无数向外凸起的小点,那无数凸起处所朝的方向正是慕容所站之处。

     张廉风此刻的声音癫狂无比:“死!”

     密密麻麻的碧绿色黑影从四周树干上不停喷射而出,无数碧影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射向慕容。正如张廉风所说,这些遮天蔽日般的碧影完完全全将慕容给包围起来,不留一丝活路。

     鲜血随着雨水,在这片土地上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 看着愈来愈多的鲜血,张廉风无比的畅快,当初他看到慕容被绿瘴蛇毒杀时还有着淡淡的失落,这小贼应该死在他张廉风手上,应该让他折磨致死才能消除他心头的恨意,怎能如此轻易就死了?

     当张廉风在暗处再次见到慕容时,他就知道千岩一定是被这小贼给杀死的,终究这小贼还是要让他张廉风亲手杀死!

     终于死了,这如蟑螂一般命贱的小贼终于死了,张廉风胸口充斥着无比的满足感、成就感,张廉风忍不住仰天长啸:“终于死啦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“你妈炸了啊,笑的比哭还难听,我死你二大爷,爸爸硬朗着呢!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张廉风简直难以置信,这样都不死,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只见一只满是鲜血的手往地上一撑,慕容的身影便又再度出现在张廉风的视野当中。

     慕容拍了拍身上的黑泥,笑道:“竟然想到操纵树中树汁,布下如此杀招,看来我倒是小看了你,这四周密密麻麻的的大树确实覆盖了所有的死角,简直就是天罗地网,让我无处可逃。!”

     慕容脚下,一个刚好能容一人藏身的大洞出现在了张廉风的视野当中,这便是为何慕容能在这天罗地网般的杀机下存活的原因!

     将身上的泥土拍干净之后,慕容站起身来,以无比轻松的语气说道:“只可惜你忽略了地下,这里土石被雨水浸泡后松软的很,只要护住头部要害,你这一招也就给老子挠痒痒!”

     张廉风阴森无比的声音响起:“是么,可我怎么看你倒是留了挺多血啊?”

     慕容死鱼眼一翻:“爸爸故意的,纯爷们气血旺盛,每天要是不这样放放血,就浑身难受,!”

     实际当然没有慕容说的这么轻松,方才为了防住头顶要害,慕容现在双臂早就千疮百孔,已被废去。不过慕容目光一凝,破敌之法已经成竹在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