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dwglc"></tfoot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4章 如恶魔般的,笑容
    黑虎帮在南戊郡势力颇大,其大当家戾仇武道修为不俗,而且还和凶残的杀手组织‘千夜’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。二当家戾怨

     颇为神秘,平素里极少现身,偶有出现脸上还带着一副铁面具,性格阴险多疑,可以说黑虎帮能在短短几年之内,爬到南戊郡黑暗势力前五的位置,少不了这二当家的出谋划策。三当家戾枭,外界传言这家伙简直不能称之为人……

     残忍、极度的残忍,野兽杀戮是为了生存,戾枭杀戮却没有任何意义,只有单纯的觉得……有趣而已!

     由这三人统领下的黑虎帮,短短三年时间便席卷南戊郡黑暗势力,嫌弃腥风血雨,最终覆灭了几个势力不俗的帮会,成为南戊郡黑暗势力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强大势力。

     现在蒹葭所处的,便是黑虎帮在南戊郡的产业之一,位于城南郊外也是数年前盛极一时的大帮会‘野狼’的帮主府。

     偌大的房间内只有几只明灭不定的蜡烛在苦苦支撑,昏暗的光影在屋内摇曳闪动,屋内一群面目狰狞的大汉正围着一张大桌大口喝酒吃肉,酒香汗臭味混杂在一起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 蒹葭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这群凶汉中间,不言不语,一脸淡漠。

     其中一名光头大汉将碗中酒水引毕,看着蒹葭舔了舔肥厚的嘴唇说:“哟,这丫头倒是镇定的紧啊!”

     另一名独眼汉子砸吧砸吧嘴巴,嗤笑道:“估计还对他那个兄长抱有期望吧!”

     主位那名巨汉这时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,张狂笑道:“别说慕容那小子现在重伤之身,就算他全盛之时,老子要弄死他也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,不过一个没有任何武道修为的体修而已,最多也就凡尘境界实力。”

     说到这里,那壮汉似乎想到什么特别兴奋的事情一般,脸上神情渐渐狰狞起来:“凡尘境界的武者死在老子手上的也不少了,就说最近那次,野狼帮的帮主,入品多年,已经是凡尘后期的高手了,可老子就是当着他的面,艹了她妻子女儿,连他八岁的儿子老子也一样玩,还别说,那小子细皮嫩肉的,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。玩完之后老子还当着他的面一个一个将他的亲人掐死,他能奈我何?最后还不是让老子打折四肢,沉金池(粪坑)了。”

     说罢,只见其面色一狞,低喝道:“在老子面前,入品高手,算个屁!”

     这黑虎帮的三位帮主,武道修为当属大当家戾仇最高,不过若说谁性子最为暴虐、凶残,那就一定非这三当家戾枭莫属了。

     众人虽然都是混迹黑暗势力的强人,不过听着戾枭这么一说,也都头皮发麻,满嘴恭维道:“三爷威武!”

     那个名叫小六的瘦弱汉子,加入黑虎帮也不过短短数月,听刘黑豹如此说道,心脏剧颤,瞥了眼如同站在狼窝一般被狼群环视的蒹葭,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 挣扎片刻之后,他对刘黑豹小声说道:“三爷,这丫头长的如此貌美,且年纪如此之小,如果咱们将她完好的卖给城中有权有势之人,想来银钱好处会不少吧。”

     不得不说,蒹葭虽然年纪尚小,不过她却完美的继承了她母亲的美貌,之前太过瘦弱所以还不显,最近在慕容的细心调理之下,身体渐渐恢复了建康,面容也越发清丽,任谁看了都不由的会赞一声小美人胚子!

 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只茶杯就凌空向小六的脑门飞去,随着‘砰’的一声,这个瘦弱的汉子顿时血流满面,不过在刘黑豹那残忍的目光下,他连擦一下都不敢。

     “这么水灵的小妞,到了老子的嘴里还想老子吐出去?在老子没有玩腻,玩残之前,想也别想!”

     说罢,高大无比的身躯缓缓站了起来,身后的椅子拖在地板上发出‘嗞’的一声尖锐的声响,惊的小六全身一颤,连忙不停说道:“小六该死,小六该死,三爷千万别跟我这王八蛋一般的东西计较!”

     巨汉缓缓走到了屋子的中央,在经过满头鲜血的小六身旁之时,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放下,跟着老子做事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的,等兄弟们爽完了,绝对少不了你一口汤喝的。”

     说罢,屋子里里面就爆发出一阵淫邪无比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 看着慢慢靠近的巨汉,蒹葭依旧面色沉静如水,淡淡说道:“你们……是要伤害蒹葭吗?”

     巨汉闻言不由的咧嘴一笑,说道:“放心,老子会给你留一条命的,还要靠你这条贱命将那慕容引出来。伤害?当然不是,老子会好好疼爱你的,只不过过程会有那么一些痛苦!”

     南戊郡黑白两道分明,城内由周雍管制,即便是他们也不能无法无天,所以才会想到绑架慕容身边的人,企图将慕容引到城外给袭杀掉。

     说罢便把上身的布袍一扯,露出他那精壮无比的赤裸上身。

     “痛苦,那就是要伤害蒹葭?”

     说罢,蒹葭侧头看了看,似乎这个屋子颇为封闭,于是问道:“这里如果大叫的话,外面能听到吗?”

     巨汉似乎对蒹葭到现在还如此平静颇感兴趣,来到了蒹葭身前,说道:“怎么,现在想跑,想呼救?在咱们黑虎帮的地盘,周围是不会有人的,更何况这是荒郊野外,就算有人听到呼救也是不会多管闲事的,不过如果你想叫就叫吧,说不定老子会更有‘性趣’!”

     看着身前狞笑着的巨汉,蒹葭点了点头,随后一直有些低着的头颅缓缓的抬了起来,一阵异常诡异的笑脸从蒹葭脸上浮现而出,随后说道:“那蒹葭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 如果是熟悉在这里,那一定会认出,蒹葭脸上微笑的表情,像极了慕容平素脸上挂着的笑容,不过却比慕容还要夸张,她的双目如月牙一般弯着,嘴角夸张的向后咧去,这是一张如疯狂小丑般的诡异笑脸。

     那巨汉见状向后退了一步,不得不说,这丫头这样一幅皮笑肉不笑的诡异笑脸,着实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 蒹葭见屋内众人都一幅愣住了的表情,便停止了脸上的笑容,再度恢复成原本没有表情的平静面容,问道:“怎么,蒹葭的笑容不好看吗?兄长说蒹葭笑容太过空洞,这次本来想学兄长笑的,真的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 那巨汉似乎对自己被这小丫头扮鬼脸吓退一步颇为恼怒,特别是在他的手下面前让他出糗,更是不可饶恕,全身肌肉鼓胀,对着蒹葭一把抓去,他已经打定主意了,一定要用最残忍的方式,把这如瓷娃娃一般的小丫头蹂躏至死。

     蒹葭也不管对着她当胸抓来的巨大手掌,脸上的神情依旧淡漠,自言自语说道:“兄长说过笑容才是最好的面具,最好的伪装,看来蒹葭还要多多练习了,而且难得碰上要伤害蒹葭的人,总算可以使用能力了,要不然不能提高实力,以后怎么帮到兄长……”

     说罢,她的脸上又再次浮现出那诡异无比的笑脸,不过这次的笑容和之前有些不同,此刻蒹葭那本就白皙的小脸,这时要显得更为苍白一点,因为蒹葭身后随着笑脸一同浮现的,还有数十条无比艳红如蛇一般的身影,冲蒹葭瘦弱的身躯背后腾空而起,漫天赤影向着戾枭当头袭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