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风家兄弟
    钟天师听完,却哈哈笑道:“本座现在是自由之身,天下到处都可去得,为什么要受禁于你,屈尊于你那弱小肉身之中?”

     钟天师嘲笑,叶原一点不火,也笑道:“前辈虽号称尽习天下法术,但似乎对鬼术并不算了解啊。”

     钟天师皱了皱眉,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 他嘴上虽问着,但看叶原那从容不迫,就好像他一定会同意的样子,心中却泛起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 叶原道:“前辈现在感觉神智清明,似乎与生前无二,其实这不过是一时情况。实际上,只要是鬼物,便不可能像前辈这样保有完整的三魂七魄。前辈也一样,这里阴气重前辈暂时还不觉得什么,但只要时间一长,前辈就能感到自己的形体逐渐破坏,最后甚至会完全丧失心智。唯有像我说的那般做,才能免除此厄”

     钟天师有些不快,道:“就算真如你说的那般,那本座夺你肉身寄居便可,何必与你共享?”

     叶原又笑道:“前辈又何必开玩笑?这世间,唯有仙界仙人魂灵下凡才有可能夺取他人躯壳。剩下的,只是同是凡界魂魄,夺舍是不可能的。如果前辈若真硬要入我肉身,那么就算能破坏我本身灵魂,也万万不能与肉身融合,更别提寄居于此。”

     钟天师沉默了。他心里差不多要信了叶原的话,但简简单单就被一个后辈说服,以他性格,却是颇有不快。

     叶原也看出他意动,趁热打铁道:“前辈被封印在这里,日夜受幻境折磨,就不想向仇家报仇吗?”

     钟天师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叶原又道:“前辈意欲习尽天下法术,难道就不像看看百年之后,天下法术又成了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 钟天师接着沉默。

     叶原接着道:“不过,我想前辈最不甘心的,还是那未完成的雷劫法术吧。明明前辈已经成功引动天雷,离成功就差一步,难道前辈就不想完成它?若是真能控制雷劫,这必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壮举啊。”

     这次钟天师表情有了明显变化。半晌,他终于道:“小子倒是伶牙俐齿。也罢,我便随你再活一世,想来也会有些乐趣。”

     叶原点头,道:“多谢前辈。待会儿前辈感到受束缚之时,莫要反抗就是。”

     接着,叶原便盘膝而坐,运起功法。与常人打坐不同,叶原并非静止不动,而是双手不停地拍打着身上特定的穴位。

     拍着拍着,叶原便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越发剧烈,恐惧、悲伤、愤怒等各种负面情绪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 这都是散魂换魄大法所记录的会发生的情况,叶原以理智努力控制着真气不乱。最后,他浑身灰气大冒,右手一拍天灵盖,生生从中抓出了一个虚幻的人形,随即手中用力,捏碎了它。

 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左手刚向钟天师鬼魂一招,灰气延伸,缠住了他拉向自己。钟天师如事前所言并未抵抗。

     等他离叶原极近时,他便感到一股巨大的引力自叶原体内传来。他一头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 在体内,他感觉天旋地转,周围只是茫茫灰气。渐渐地,灰气包裹住了他,随即散开,他的身体也随灰气散开。他感到浑身剧痛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再睁眼时,他又看到了周围景物,身体却不由他控制的动了起来。他明白过来,换魄已经成功。

     他试着问道:“本座平时,就像这般与你感同身受吗?”

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叶原的回答才传来,声音还有些模糊不清:“这应该能由前辈自己控制,是沉睡还是像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 钟天师闭上眼睛,发现果然一切都消失了,只剩黑暗,再睁眼,又看到了石室,听到了阴风声,心中再无顾虑,不再做声。

     相比之下,叶原却感觉相当不好,头重脚轻,控制全身上下都像有延迟一样。钟天师的记忆经验,他也只得到了一小部分,也就几个玄级法术,一个地级法术还有许多不值一提的黄级法术而已。

     他知道这是他的身体还没有与钟天师的鬼魂,这新的一魄彻底融合的缘故,要想彻底融合,还要努力修炼,或者借助特定的灵草灵药。

     这些都可今后徐徐图之,这第一魄成功换成,还是疯道人这样的强者,叶原心中还是十分满意的。

     他活动活动了身体,觉得基本的控制无碍后,便向渚瑛道:“师姐,我们回宗门吧。”

     渚瑛只是点头。

     叶原不由多看了她一眼。他感觉,渚瑛忽然又变得冷漠了起来。

     两人启程回宗门,到达之时,天色已然大亮。虽然记忆中有印象,但叶原亲眼看到这朝南宗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 其占地范围很大,足有七座山峰。不过对于曾是驱鬼宗这等大宗门的大师兄的叶原来说,实在小得可怜。

     如今天下,主要有两种势力,一为人族,一为蛮族。蛮族在北,人族在南。

     天下地盘,则以域划分,每域皆有数个国家,但只尊一名至强者。在人族之中,蛮族所在地自然称之蛮域,以龙帝为首。

     剩下人族地盘,则有:西方以鬼帝为尊的幽域,东方以剑帝为尊的剑域,北方以道帝为尊的法域、中心以化帝为尊的中域,以及没有至强者坐守,最为混乱,也最为广阔的南域。

     这朝南宗,尚在南域之南,极为偏僻的一片群山之中,故而与叶原前世所处之地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 叶原与渚瑛一路无话,快到外门弟子住处时,迎面正来两人。叶原认得一人,名为风阳,正是风阴的哥哥。虽然还是外门弟子,但修为已在不久前突破至炼气境,这次年试进入内门,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     风阳看到叶原,立刻冲了过来,皱眉道:“怎么就你一个?我弟弟呢?”

     叶原毫不忌讳地道:“风阴想害我,反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风阳怒目圆睁,“凭你怎么可能杀得了阴弟?更何况阴弟又为什么要害你这样一个废物?”

     叶原神色不变,更详细说了一遍事情经过,大意便是他收服了炼气境的鬼物,风阴强抢不得欲下杀手,被他所杀。

     “这不可能!你怎么可能收服得了炼气境的鬼物?”风阳当然还是不肯相信。

     叶原不说话了,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 风阳怒极,就要出手先教训一下叶原,却被身后人制止。那人道:“这么说,你对害死阴弟一事供认不讳了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我害死。是他想害我,我不得已才杀了他。话说,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 “我叫风乾,内门弟子!”

     风乾报上身份,是想吓吓叶原,哪想叶原听了只是点了点头,竟是毫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 他冷声道:“阴弟与你同去阴风岭。现在只有你回来,事情自然由你去说,可谁知道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叶原转头看了看渚瑛。

     其实他看这两人的样子,就算真信了风阴是有错在先,只怕也不会善罢干休,这里,渚瑛给不给他作证倒是无所谓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不过,他还没说话,渚瑛便已主动对两人冷声道:“我当时就在现场,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 风阳一直注意力在叶原身上,此刻跳出来个帮腔,下意识转头怒道:“你算个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他话说到一半,后面的却生生咽了回去,因为他已经看到说话之人,竟是那个有名的冰美人渚瑛。

     风乾眉头一皱,也感到事情难办起来。若是只有叶原,管他真相是什么,直接屈打成招也行,可有了渚瑛,事情就大不一样。倒不是他怕了渚瑛,而是这位天才美女,即使在内门弟子中也有众多爱慕者存在,其中他惹不起的人就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 他斟酌着词句,道:“渚师妹,这叶原是废物一个人尽皆知,你又何必为他作征?”

     他是想告诉渚瑛,就算事情真像叶原说的那样,那她给他作证也丝毫好处没有,哪想渚瑛却一点不留面子,冷冷道:“叶师弟如果是废物,那害人不成反身死的风师弟又应当怎样称呼?”

     早聚集起来看热闹的其他弟子此刻不禁嗡嗡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啊,果然是冰山美人啊,说话一点情面都不留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过这也太奇怪了,渚师姐和那个废物叶原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渚师姐怎么会帮他说话?”

     “听说叶原还是个什么王子,只怕是许不少好东西给她吧。”

     “诶,你看。风乾师兄虽然是内门弟子,可仍然不敢对渚师姐生气啊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可不。据说内门弟子前十名,炎炽师兄对渚师姐很有意思呢。这风乾虽然也是内门弟子,可也就在外门威风威风,放到内门里就什么也不是了。哪里敢触渚师姐的霉头?”

     风乾听着周围有的没的,脸上也有些挂不住,正忍不住要说两句挽回面子,却被风阳扯了一下。

     风阳随即上前一步道:“叶原,阴弟死在你手里这件事,我们可以不追究,但你必要参加今年年试的淘汰赛,你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 朝南宗外门年试,一年一次,是宗门对外门弟子的一次考核。主要是选拔优秀弟子进入内门重点培养,以及剔除没有天分的人。

     所以年试分两部分,第一部分是基础能力测试,包括境界,力量速度,炼成了什么功法等等。这些测试若不合格,就要被逐出宗门了。

     第二部分,则是有意者参加,抽签进行淘汰赛,比赛最后的前几名,或者被认为出色的弟子会被选进内门。

     这些叶原都还记得,他不紧不慢地道:“你说的不追究,就是承认风阴害人,被我杀死也是活该喽?”

     若换原来,风阳早一拳上去揍得叶原找不到北,现在却只能忍着,从牙缝里往外挤道:“是!”

     “那可以。”叶原痛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 渚瑛却看出风阳是什么打算,心中着急,嘴上却冷冷道:“风阴害人本就是他有错,叶原又凭什么要答应你这种要求?”

     风阳声音也冷下来:“渚师妹,叶原自己已经答应,你是不是管得有些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渚瑛一噎,找不出话,只好瞪向叶原。叶原只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 风阳就又对叶原道:“如果你反悔,那你就要负杀死阴弟的责任,杀人偿命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叶原点头。

     风阳转念又想到一事,道:“把阴弟的遗物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 叶原才懒得给他翻,直接道:“烧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烧了?”风阳又要动气。

     叶原点头,道:“在阴风岭中多半要被飞禽走兽吃掉,我念在同门之谊,将他火化了。”

     风阳风乾都恨得牙痒痒,只能强行忍住。风阳临走抛下狠话:“淘汰赛时,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 叶原正想也动身,却被渚瑛拉住。

     她急切地道:“你到底知不知道他们的打算?这么轻易就答应这种事情!”

     叶原想了想,道:“无非是在比赛故意对我下杀手呗?不过他们真有信心一定碰上我呢。”

     “才没那么简单。”渚瑛更急了,“风家在朝阳宗有长老,会被选做裁判,操控抽签顺序也很容易,所以和你一定会碰上,加上他们风家的裁判,在你死之前裁判不可能终止比赛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叶原点了点头,但随即看到渚瑛要喷火的眼神,连忙摆手笑道:“师姐不必担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 渚瑛张嘴还想说什么,可突然就想起叶原修为突进,解决她的走火入魔的事,这话又说不出来了,但嘴上还是要道:“谁在关心你?我只不过不愿意他们那种人阴谋得逞而已。”

     叶原哦了一声。平淡的样子搞得渚瑛又想发火,好不容易忍住了。

     两人无言又走了一段,渚瑛又想起了一事,皱着眉道:“还有,你这人是什么回事?刚才那两人几次骂你废物,你为什么连还击一下都没有?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叶原哈哈一笑,道:“两个小辈而已,本王难道还要和他们对骂……”

     他话说到一半,看到渚瑛奇怪的眼神,连忙闭上了嘴,突然意识到,他现在为人处世的态度,有些不太妥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