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章 疯道人
    能量向叶原涌来,叶原却做了一件让渚瑛更想不到的事情。只见他自点身上几处穴道,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,赫然是自废了功力。

     渚瑛只感觉叶原是真疯了,心里对叶原也许会成功的那一点点幻想也消失不见。但叶原却有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 这个原来的叶原,修炼的心法不过是黄级中品,加上他天资又不行,打下的基础可谓差之又差,纵然之后能转修其他心法,但这根基的影响终究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 而前世作为鬼帝所执掌宗门的大师兄,他见过的好功法实在数不胜数,甚至天级功法都有,他随便挑出一个也要比现在强。加之现在境界尚低,又有百鬼聚气提升修炼速度,重修一门功法,实在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不过,叶原打算重修的,却并非最好的天级功法,而是他前世偶而看到的一本无级无品的功法,名为散魂换魄大法。

     名为大法,自然包括是成套的心法,武技,法术。这三方面,以叶原看来,只能说可以,真正吸引他的,是这功法的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 人有三魂七魄,死后因执念,魂魄凝结不散,则化为鬼,但三魂七魄往往不能保全,剩下只能算少数。这也是让叶原奇怪的地方。他化为鬼,三魂七魄都完整无损,附身之后,更保全了生前全部的记忆,实在稀罕之极。

     而这套散魂换魄大法,则是生生将自己的魂魄散去,用鬼物代替。这功法共有九层,散去一魄或一魂换成鬼物,则修成一层,最后剩一魂,乃修炼者自身之魂,不可再散。

     这功法好处就在于,代替魂魄的鬼物的记忆、经验,全会被修炼者得到,所以若能收得强者鬼魂,叶原的实力就会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 而且此功也不像其他功法一般,需要长时间打坐,吸收提炼天地灵气,只要能散去魂魄,换成鬼物,功力就能提升。叶原已经看出,他现在这副身体,资质极为平庸,按部就班的修炼,进境会十分缓慢。唯有用这种方法,方能弥补这一缺撼。

     但这功法也极为凶险。化为修炼者魂魄的鬼魂,意识并不会消失,如果其本身就强大的话,就会极易喧宾夺主。

     但叶原决定冒这个险,因为经历过第二个幻境之后,他简直想立刻去闯龙腾山。所以凶险又如何?这一世,他已打定主意,要以最快的速度,获得问鼎颠峰的力量!

     被鬼物提炼过的能量已经从四面八方源源涌来,叶原引导着它们进入体内,按散魂换魄大法的心法来运转。这些夹杂鬼物意志的能量,一不留神就会离开正轨。

     但现在的叶原,拥有金身境修炼者的魂魄,对真气的控制能力远远超越了淬体境这个阶段,再加上他那并不会因换了身体而消失的过人悟性,只是片刻功法,他便习惯了这种修炼方式,纵然真气再不听话,在体内运行几个周天后,就真正化为了他自身的东西。

     叶原忽然感到全身毛孔一张,天地灵气都有涌过来的趋势,知道自己已经再一次达到淬体境一层境界。

     接下来便一发不可收拾。淬体境二层,淬体境三层接连突破。快到四层时,叶原感到浑身剧痛,连续扩张的经脉,突然强大的真气,终于开始让肉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 这时,如叶原所料,便有道道暖流从身体各部位传来,修补稳固着经脉。以渚瑛从外面看来,叶原忽然浑身红透要冒出血,随即却又恢复正常,而且皮肤还变得更有光泽起来。

     四层、五层、六层、七层……叶原终于感到身体中积存的药力开始不够,顿时捏动法诀,停了阵法。灵石块块碎裂,鬼物也消失了大半。

     叶原也没功夫理会。他将身体中最后一些能量炼化成自己的真气,正好又突破到淬体境八层。

     他紧接着就站起身来,赶到渚瑛身边,扶着她坐好,将她本就不整的上身衣服彻底拉了下来,露出大片光洁皮肤。

     叶原盘膝坐在她身后,双手搭在她后背上,道:“渚师姐,接下来请随着我的引导运转功法。”

     “不,没用的。你就算提升了境界,也不过还在淬体境吧?还不够压制我体内的玄阴真气。”渚瑛的语气,落寞而绝望。

     叶原将渚瑛的头扳到他这边,急道:“我可以办到,相信我,师姐!”

     渚瑛怔住了。叶原一直都是彬彬有礼的样子,对她这般强硬,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 她看着叶原坚定的眼神,想起叶原说突破到淬体境后期就突破到了淬体境后期,习惯了悲观的内心,忽然有了触动。

     不知怎的,她有些想哭起来。

     她偏过头去,掩抑着自己的声音,道:“罢了,那我就让你死了这条心。”

     叶原知道渚瑛总算答应,不再拖延半分,道:“渚师姐,我开始了!”

     玄阴大法,修炼出的玄阴真气,除去威力大外,滋养鬼物效果也极好,可以说是鬼道中人梦寐以求的功法之一。叶原前一世在鬼道第一大宗门,对这功法自然知道得清清楚楚,所以引导起渚瑛体内暴走的真气,就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 渚瑛感到,叶原的真气进入她体内之后,便向全身分散开来,在数个部位对暴乱的玄阴真气或引或堵,让其回归正轨,给她的感觉,就像叶原比她自己还熟练这玄阴功法一样。

     而就像渚瑛所说,叶原淬体境八层的真气,在劲力上,想要抑制她七层的真气,显得有些不足。但叶原对真气的控制却十分巧妙。堵截的真气被冲开,他便不再硬堵,而是让自己的真气和暴乱的真气一同走,在这过程中慢慢减缓其速度,就像给它缓冲一般。引导时也类似,牵引不住暴乱的真气,叶原就让真气跟着走,一次又一次牵引,直到将它牵引过来。

     仅仅是对于武者最基础的真气运行,在叶原手上,却像被玩出了花来。

     随着叶原引导,渚瑛周身的痛苦也慢慢减轻。她难以置信地发现,这本来在她看来不可能阻止的走火入魔,竟然真的出现了消失的可能性。她不由得终于沉下心来,以自己的意志努力控制真气,协助叶原。

     约摸一刻钟,两人同时长出一口气。渚瑛体内的真气,总算全部回归正轨。渚瑛只感觉浑身无力,不由自主软倒在叶原怀中。

     叶原却没有放松。他知道,走火入魔有复发的可能。刚才帮渚瑛舒导真气时他也发现,她修炼的功法,确实有些瑕疵,所以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一些,因而他继续保持紧张,目光在渚瑛身上逡巡着。

     半晌,他却忽然听到渚瑛幽幽的声音:“你……还没看够吗?”

     “看够?”叶原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渚瑛上身衣袍几乎全掉了下来,内衣也十分不整,甚至都能从缝隙中看到胸前两点嫩红。

     他顿时偏过头去,连忙道:“师姐,我没有那个意思,只是在检查师姐的身体还有无异状而已。冒犯了十分抱歉!”

     渚瑛半天没回应。

     直到叶原等得心里有些发毛时,方听见渚瑛的有些模糊,显得暖昧不清的声音:“解释什么啊……又没说怪你。”她略顿了顿,声音更低了:“你如果看够……检查完了,就帮我把衣服穿上。”

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叶原不由得转回头来看向渚瑛。她却也偏过头去,但叶原还是看到她脸颊上的红霞。

     虽然叶原没问,她却解释着:“我现在没有一点力气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是,知道了,师姐。”渚瑛没生气,叶原松了口气,至于渚瑛的异样,他当然都感觉得到,但他只会看在眼里,而不会往心里去,因为他心中那一个人的影子,实在太浓太重。

     叶原给渚瑛整理好衣服之后,她又在叶原怀中歇了片刻,总算能自己坐起身来。叶原也就盘膝而坐,恢复刚才消耗的真气。

     等他睁开眼睛,发现渚瑛已经站了起来,正看着他这个方向,看见他睁眼,又连忙偏过了视线。

     叶原也不以为意,想了想,道:“师姐还记得我刚才的话吗?”

     刚才?

     渚瑛又感觉脸上烧了起来。想起刚才,她心中就五味沉杂:她说叶原用百鬼聚气是疯了,结果人突破到了淬体境后期;她说淬体境后期也不能疏导她体内的真气,结果感觉人好像没费什么事就解决了问题。

     两次被打脸倒还好说,关键是自己那悲观绝望自暴自弃耍性子的样子也被叶原看到,这对于一个平时在宗门中一直是个高冷的天才美女来说,简直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 再加上身体也被叶原看了不少,以及明明早查觉了叶原在看,却没有第一时间阻止,似乎有些默许的暖昧态度,渚瑛真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心情了。

     她心绪万千,甚至忘了回答叶原的问题,叶原只当她没听清,就道:“师姐,是这样的。我认为这三个幻阵封印一只鬼物,等我破坏这个最后的幻阵,那只鬼物就应该会现身,也许很强,但我决定要看看,师姐如果不想冒险的话,就先离开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 半晌,渚瑛方幽幽道:“我在你眼里,就是这样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 叶原怔了怔,随即明白了渚瑛的意思,不由道:“师姐,你走火入魔也是我害的,我帮你恢复,只算是弥补过错,师姐不必感觉承恩于我。”

     叶原的话,在渚瑛看来,就是在刻意疏远。她心中一痛,声音却忽然冷下来:“救命之恩是怎样说都不会变。接下来若真有危险,就算我为你死了,那也应当。”

     渚瑛话说到这儿,叶原也就作罢,转头寻找灵石破坏法阵去了。

     叶原取下某一块灵石之后,石室之内突然阴风大作,叶原与渚瑛;连忙站在了一起,注意着周围。

     阴风中,逐渐出现了一个虚幻的人影,伴随着有些狂妄的声音:“小子好胆量,明知道本座就封印在这里,竟然还敢把我放出来!”

     叶原看清那鬼脸型,心中一喜,略低着头,不卑不亢地道:“前辈莫非是百年前名动天下的‘疯道人’,钟天师?”

     钟天师明显一怔,奇道:“你这等小辈,听说过本座名号倒还罢了,怎还识得我的相貌?”

     叶原笑了笑,道:“前辈当年仇人遍天下,几乎到处都是前辈的通缉令,虽过百年,也有些留存下来,晚辈恰好见过,因而记得前辈相貌。”

     渚瑛这时不由问道:“这人是谁?疯道人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钟天师则对眼前这个明知他身份,却毫不见慌张的少年产生了好奇,也想听听他还知道自己什么,就也没插嘴。

     叶原道:“这位前辈只修法术,不练武技,而且于法术天赋极高,什么法术都能极快习得。但却不在乎世间规矩,只要与法术有关,对他修炼法术有好处的事,那便烧杀抢掠无所不为,因为被冠以疯道人的外号。虽然被许多人记恨,但当时能与他做对手之人,实在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他怎么成了鬼封印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叶原道:“据说是他参悟法术,岂图控制渡劫天雷为自己所用,结果失败,被天雷劈死。估计有所不甘,化为鬼后,被仇人发现,就被封在这里受折磨吧。”

     钟天师这时插嘴道:“你倒知道的真不少。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,我并非化为鬼后被人封印在这里,而是因雷劫重伤濒死,被仇家发现,他们用鬼术生生拔取本座三魂七魄,分封在这三座幻阵之中。”

     叶原听他这么说,喜形于色,道:“这么说,前辈生前记忆,还都保有完好?”

     钟天师看出些叶原的心思,皱着虚幻的眉,道:“小子,你放我出来,是想把本座当鬼物收服己用?”说着,一股强大的威压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 叶原连连摆手,道:“晚辈怎敢如此。晚辈其实是想请前辈随我一同再活一次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钟天师问道。

     叶原看向渚瑛:“我接下来说的话,师姐能否为我保密?”

     渚瑛淡淡道:“你既救我一命,这样的要求,可以。”

     叶原便向钟天师解释了散魂换魄大法的妙处。想把这封印的鬼物作为换魄的第一个,正是叶原放出他的原因。